阜阳新闻网

搜索
查看: 8096|回复: 9

颍州古城街巷里的“石条路” (李援朝)

[复制链接]

584

主题

5107

帖子

2万

积分

荣誉贵宾

积分
27476
发表于 2019-1-21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神羊 于 2019-1-21 17:28 编辑

        颍州古城街巷里的“石条路”
            
                          李援朝


  
   颍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千年古城。城内现存的格局最晚约在北宋时业已形成,后无大的变化。分为相互连接的南北两城,北门大街、南门大街为城区的中轴线,中轴线穿越居于城市中心的钟鼓楼(谯楼),钟鼓楼既是北城的南门,又是连接南、北二城的纽带。位于南城的东门大街、西门大街,东西相贯,在大隅首与北门大街、南门大街形成十字交叉,四门相望的交通枢纽,旧志称为“大十字街”,由此构成了城市布局的基本框架。城区内市街纵横,铺肆林立,商贾云集,百姓众多,市貌繁华。诚如我市城市文化研究者张卫钧《阜阳旧城考略》所述:“四达谓之衢,里巷是为陌。颍郡设治既久,闾阎甚繁”。同时,街巷的名称亦随时代更迭多有变迁。
  对于老颍州(阜阳)城内老街巷胡同的变迁和发生的故事,我市文史研究老前辈周世忠先生研究的最早最透彻,他在《阜阳城老街掠影》一书中,概括为“32条街,13条胡同,24条小巷”。我市城市文化研究者张卫钧对颍州城市传统岁风貌的嬗变研究最为细致,他在专著《阜阳旧城考略》中统计,截至2012年,老城区街道胡同的源流变化涉及到247个名称。实际上,民间所称的胡同与小巷、里弄是同义语,在北方称“胡同”,南方叫“巷”、“弄”,或“里弄”、“巷弄”等,它们只是各地叫法不同而已,并没有质的区别。可见,颍州街巷胡同的基本数字、源流变迁也是相当明晰的。
  但是,颍州古城内的街巷内有多少条石条(石板)路,多少条砖铺路或砂石路,对这方面的情况文史研究文章涉猎极少。通常来说,城区的街巷胡同等道路设施,是城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同材质的路面划分着城市不同的档次。而石板路面是古代社会经济条件下的最高等级的道路,其次是砖铺路、砂石(砂礓)路、碎石路、砖渣路等,而最原始低档的则数“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的土路了。
  老颍州城街道胡同内铺设石条路面颇多。据1996年《阜阳地区志》(第二十章·城乡建设,第651页)记载:“建国前,阜阳地区各县城道路都是狭窄的土路,只有城区内有为数不多的石条铺装的路面。阜阳市在建国前,有条石道路42条,全长20.3公里,面积为8.12万平方米,路宽一般为2-4米。”最新纂修的《阜阳城乡建设志》也有类似的记载:“1949年以前,阜城有石板路47条,总长约20公里,宽度一般为2-4米,最宽处约6-7米”。由此可见,老阜阳城区街巷的石条路约占街巷道路总数的70%。这个比例显示老城区的石条路数量还是非常可观的。
  阜阳城内石条路面铺设历史较为悠久。曾有人撰文认为,“阜阳铺设青石板路的历史并不悠久,还不到一个世纪(100年)”。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坊间也众说纷纭,流传着不同版本的故事:一说是国民政府的南专员用公费铺路;一说是阜阳“八大家”(泛指依仗封建特权控制着闹市区房产,占居乡间良田,家族与官吏串通把持阜阳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工商各方面大权的“名门望族”)出资修建的;一说是临泉谢小湾“洪河王”谢老香拿钱修的。而每一个说法似乎都有一段像从说书人口中流出的传奇。
  综合了一下这些故事传奇的梗概:在临泉县艾亭区谢小湾,有位当地一霸,叫谢老香,原名谢香九,人称“洪河王”。此人财大气粗,有枪有势,横行乡里,洪河湾里种大烟,红艳艳,紫英英,一眼望不到边。北伐战争后,政府禁绝种植,时任阜阳专员的罗经猷暗中派两个亲信到谢家商讨收大烟税,被谢的儿子扔到洪河里,罗专员大怒,出兵剿匪,官兵听到枪声,闻风而退。罗专员不甘心失败,又向省府借来一个团的兵,紧紧围住谢家寨,双方相持不下,几经调和,谢老香同意赔偿一切军事费用,罚款一万六千银元,至此罢兵。
    民国官员走马灯似地换,南岳竣专员接替罗经猷专员,谢老香以为罚款可以赖账了。谢老香的仇家呂孟华因通匪被拘捕,谢落井下石,构陷孟家,孟家反咬一口,告谢拖欠专署禁烟巨额罚款抗交。南专员立即关押了谢老香父子。谢一时拿不出巨款,他平日和阜阳“八大家”亲戚朋友们多有来往,便向他们借钱还罚款,并由“八大家”出面说情保释。
    “八大家”掏钱出来,实在不甘心,更不想让南专员把这笔巨款装进腰包,便合计出了一个点子,联名向专署进言:阜阳城都是泥巴路,雨雪天遍地泥泞,难以行走,强烈建议用罚款为民铺路。南专员做个顺水人情,令人买来大批石条,一年内铺满了全城的街巷。
  而实际上,并非颍州城内铺设石条路的“历史不悠久,还不到一个世纪(100年)”,也不是“南专员做个顺水人情,买来大批石条,一年内铺满了全城的街巷”。史料的记载比传说更准确、更有信史价值,更能说明问题。清乾隆《颍州府志》(卷之五·秩官表,第421页)记载:“雍正十三年(1735)设颍州府,知府员下僚属,添设粮捕通判,监兑漕粮、督缉捕务。”“粮捕通判”也称“三府”,“三府者,通判之别称也。” 其官品低于知府﹑同知,排行第三位故称。颍州粮捕府署衙门,驻府胡同,为清乾隆五年(1740)粮捕通判朱本全创建,今称“三府街”。清乾隆十五年(1750),山西凤台人吕辙任颍州府通判。吕辙,字天衢,泽州(今西晋城)凤台人。先后通判江南池州,署理五河县事,署广德州。乾隆十五年(1750)迁判颍州,后又署寿州、滁州等。通判吕辙足智多谋,精于查办案件。《颍州府通判吕君墓表》(见《刘大櫆集》卷七;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12月第一版),记载了吕辙初来乍到颍州时所破获的一宗案件。时“颍州多盗,黑夜劫人,横行巷陌,莫敢撄当。君遍视履,见街皆石甃,下令泼水。时值隆冬,水冻石滑。乃饬役捕椶履(棕丝纺织的鞋,可防滑)往侦,有逐号呼,盗蹙以颠,次第就擒。穷其党徒,民得安处。”翻译志现在的话:吕辙上任后,在城内大街小巷巡行察看,见“皆为石板路面”,就下令泼水。时值隆冬,水冻石滑。就命令役捕脚穿防滑的棕底鞋前去设伏侦察,一发现盗贼就追赶呼号,盗贼在惊恐中纷纷跌倒,一个个束手就擒。吕辙又顺藤摸瓜彻查此案,将盗窃同伙逐个追捕归案,使颍州士民得以安处。这段史料足以证明,颍州古城铺设石条路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清乾隆年间或更早,少说距今也有近300的历史了。
  解放后,随着阜阳城市道路铺设材料的更新和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老城区街巷胡同遗留下来的石条路面也在逐渐减少,并逐步为水泥路面、沥青路面所替代。据原县级阜阳市编辑的《阜阳市地名录》记载,截至1985年,阜阳城区街巷胡同内尚遗留有青石板路19条。譬如,连家胡同,以巷内居有连姓取名,西起解放北路,至黑龙潭北端。“石条路面”。郭家胡同,以巷内居有郭姓取名,系明陕西参政郭昇后裔的聚居地。在连家胡同前,西起解放北路,东至吴家花园巷。“石条路面”。吴家花园(巷),因解放前此巷内住一吴姓大户,建有花园,故名。北起郭家胡同,南至察院街。“白石条路面”。龙潭街,在城东北隅。因此街东靠近黑龙潭,故名。北起连家胡同,南至郭家胡同。“石条路面”。汇龙巷,此巷在城西北隅,其南有白龙潭,原有汇龙浴池,故名。西起西城墙,东至解放北路。“石条路面”。
  岁月沧桑,路人的脚板将原本粗糙不平的石条路面磨擦得光洁如镜,由于石质的不同,有的被风化的坑坑洼洼,有的被车水马龙碾轧出道道凹痕……,但无疑都留下了岁月的时光和难以忘怀的城市记忆。
  颍州(现阜阳)全境位于华北平原(黄淮平原)的西部,一马平川,没有崇山峻岭,也就不产石料。而修缮城墙、石条街道、建桥立塔、碑刻石雕(包括石灰用料)等,均需要建筑石料。但要获取石料也并非难事,其来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淮河、颍河、泉河等河流的上下游地区沿线的山区。如顺治《颍州志》记载,万历十二年(1584),颍州知州周日甲重修大石桥,“旋取豫山石,公筑址于渊,规以巨石,翼以石栏,迤今民便之”。豫山石产自河南南阳;二是我省亳州市涡阳县境内的龙山、石弓山,蒙城县境内的双锁山、狼山等,这些地方在历史上均盛产石料。涡阳、蒙城在清代、民国和解放后曾属于阜阳管辖。霍邱县在清雍正年间亦属颍州府管辖,其境内多山,“打石山”是著名的石料场。三是颍州官府修桥铺路建闸,还可以通过民间的陶冶贸易市场采购砖石铁木。
  另外,颍州城内外不少街道用的是砖甃。明正德《颍州志》记载,公馆街,在东关公馆前,成化十五年(1479)同知刘节措砖甃街,以便使传。世科街,在北关,砖甃,往来通衢。世科坊,在北关世科街,街即以此名,为韩祥立。“驿前街,在州北门迤东,同知刘公节用砖甃”(康熙《颍州志》)。最新的考古发掘也证明了这一点。2017年6月,省考古工作队对北门“承恩门”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在城墙内侧发现了用青石、青砖铺设的路面,在另一侧发现了一条与城墙平行、东西走向的砖甃马路,路面用青砖立砌,路宽约1.5米,东西长约20米,保存较为完好。
以上记载说明,古代颍州城内街巷道路的铺设以砖石路面为主,这在当时,应该讲还是较为先进而完备的,即使雨雪天气也能畅通无阻。
   最近,在翻阅新纂修的《阜阳城乡建设志》时,看到了我市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邓建设,2006年考察老北关古建筑时拍摄的汇龙巷石条路的照片。“汇龙巷”位于阜城老北关西北隅,东接老北门口,西抵建设街北端,紧挨着北城墙根。“汇龙巷”不同于一般小巷的平铺直叙,而是曲径通幽。“汇龙巷”还是一条有故事的老街巷。相传,北城墙下东有黑龙潭,西有白龙潭。黑龙潭的水自东向西,白龙潭的水自西而东,两潭的水在北门口南侧的石板桥下汇合,石板桥因此称为“汇龙桥”,意为两条龙相汇,小巷也因此取名为“汇龙巷”。
    汇龙巷里的道路依着巷子的宽窄,铺设4至6列不等的青色大石板,南北走向,蜿蜒曲折,真的像一条长龙。以这条石条路为界线,路的北面为贫民区,南面多为富豪区。阜阳城商界大亨潘慎伍的豪宅大院就在汇龙巷的南侧。潘慎伍,祖籍河南。曾挂有安徽省商会会长、省参议员、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代表等衔职。当年潘慎伍不仅生意做得很大,还热心于公益事业,具有相当大的社会影响力。潘家大院的北院墙由青砖砌成,高约三米,墙面上扒满了固定墙体用的大铁扒钉。潘慎伍宅院的原大门向北,朝向汇龙巷,门前处于巷子的最宽敞处,横铺着六条青石板。潘慎伍宅院也称“潘慎伍故居”、“潘氏公馆”,原有房屋100多间,现仍存10数间。 2013年1月,“潘氏公馆”被省政府公布为“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我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邓建设拍摄于2006年的汇龙巷石条路图片,已成为阜阳城区石条路历史的最后影像,显得弥足珍贵。此后不久,灰飞烟灭,大江东去,现代的预制板路、水泥路、沥青路,最终替代了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石条路,宣告了阜阳城区石条路面的终结。


9d935267514e43cbad54fdb68d786a46.jpeg

北城墙内侧用砖石铺设的路面(方松高摄影).JPG
明代颍州北城墙根砖砌古道(方松高摄影).JPG

潘氏公馆.JPG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值 +30 兑换券 +20 收起 理由
张药师xvsh + 10 颍淮论坛欢迎您!握手。
我爱斑斑 + 20 + 20 颍淮论坛欢迎您!握手。

查看全部评分

神羊

584

主题

5107

帖子

2万

积分

荣誉贵宾

积分
27476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阜大会展婚庆 发表于 2019-1-23 21:26
好文章。颍上新集老街的石板路已经被开发商挖掉了,现在换成了水泥的。洄流集老街好像还有。 ...

是的,布满岁月痕迹的青石条在阜阳境内为数稀少了,大概也就洄流老街上一段百米长的石条路了。
神羊

35

主题

196

帖子

1102

积分

资深记者

Rank: 6Rank: 6

积分
1102
发表于 2019-1-23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颍上新集老街的石板路已经被开发商挖掉了,现在换成了水泥的。洄流集老街好像还有。

452

主题

4757

帖子

2万

积分

责任主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20749
发表于 2019-1-22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涨知识。就是没注意保护好。

1175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总编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7304
QQ
发表于 2019-1-23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牢记历史,不忘乡愁。

相逢何必曾相识

1

主题

493

帖子

2034

积分

资深记者

Rank: 6Rank: 6

积分
2034
发表于 2019-1-23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就叫着专业!干一行爱一行!

2

主题

20

帖子

354

积分

助理记者

Rank: 4

积分
354
发表于 2019-7-25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老师了解阜阳的过去,觉得古颍州要山有山要水有水,文化底蕴深厚古迹众多,现在被阉割的差不多了,想着阜阳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做文旅文章总有先天不足,后天想着手又无处着手或者鸡肋的感觉

35

主题

196

帖子

1102

积分

资深记者

Rank: 6Rank: 6

积分
1102
发表于 2019-9-9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新闻说人民西路又要拆迁,可以的话那些石条都拉倒我颍上老家那边暂存。我在我们颍上新集镇建了一个“义兴寨研学旅游基地”主要目的还是教学生尊师重道,保护生态环境,还有让学生们了解我们颍淮大地上的传统古建筑。这也石条就是一个很好的建筑文化的载体。

584

主题

5107

帖子

2万

积分

荣誉贵宾

积分
27476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这此石条早被外地人收购走了,或散落不知去向了。
神羊

35

主题

196

帖子

1102

积分

资深记者

Rank: 6Rank: 6

积分
1102
发表于 2019-9-12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羊 发表于 2019-9-10 08:06
可惜,这此石条早被外地人收购走了,或散落不知去向了。

可惜了。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