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阜阳新闻网

搜索
楼主: 幽幽和悠悠

[原创文学] 回家系列总汇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6-23 17:24 编辑

                                                       第54章:走近佛教(下)
  
    笔者觉得退休病患老局长和五弟入佛历程,很能说明问题。我曾劝五弟做两件事:一是什么人入佛门。二是什么原因入佛门。可惜五弟并没有明白我的真实意图。
   
      这次我终于有机会,自己搞一下简单统计了。本次参与念佛的佛徒约有六十多人。五弟两口子算是最年轻的(不到四十岁),男性连同师父在内一共五人,另外三人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大爷。在绝大数的女性中,中年女性只有十几个,其余均为白发苍苍的老大娘。虽然一时无法了解佛徒们的家庭情况和入佛心路,但从年龄结构和性别上,基本可以得出一般性的结论:老、病、弱者大本营。
   
    这些人在当初的人生憧憬中,肯定不乏惨淡经营、小心翼翼的苦苦奋斗、拼搏者。但由于种种复杂原因,或囿于能力所限、或囿于疾病所累、或囿于强势所迫、或囿于奸人所害、或囿于运气不佳等等,仍不能改变不如意的境况、掌握自己的命运。经过痛苦的煎熬,深深陷入了郁闷、烦躁、彷徨、绝望之中。而广收劳苦大众的宗教(佛教、基督教)就如同大旱逢甘霖,一下子给那些陷入绝境中的劳苦大众带来光明、带来了希望:这辈子没有前途、没有希望不要紧,但只要皈依佛门(或皈依上帝),通过虔诚的刻苦修行,那么下辈子、下下辈子、来世、来来世,永世就有希望、就有前途、就有光明。
  
    这对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们具体超强的诱惑力和吸引力,对长期疾病缠身无法解除痛苦的病人,也很有诱惑力和吸引力,还对一些在勾心斗角、争名夺利、争风吃醋中、心力交瘁的惨败者具体一定的诱惑力和吸引力。那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就是最好的诠释。
  
     喜善、向善、行善、舍善,当然很好,永远值得鼓励,并非某一教派独享;而厌恶、弃恶、远恶、除恶,当然也好,也值得提倡,亦非某一教派所独有。二者均为人世间最普适的共同人生观、是非观,贯穿于整个人类始终。如果说善与恶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那么它们互为依存、互为发展,同时存在、同时消亡。
  
     人生在世不称意的时候多,本身就有生老病死之痛、喜怒哀乐之态、七情六欲之惑,这些本身就是再正常不过了,为什么非要以刻苦修行的方式、借助所谓佛力(主力)来彻底根除这些与生俱来的正常的所谓杂念呢?
  
      有谁见过上帝天堂?当然有,那必定是神仙们(不是正常人),或是精神痴迷者(也不是正常人哟);有谁见过西方极乐世界?当然有,那必定是陀佛们(不是正常人),或是神智痴迷者(也不是正常人哟)。
  
      之所以这种教义具有顽强的生命力,能够俘获众多信徒,就是因为它抓住了惨遭失败的弱势群体的软肋:渴求平等、祈求公平、向往公正;消去疾病、剔去痛苦、根除烦恼……
  
     在规模不小的午餐中,我再次感受到了佛的魅力:近八十人同进午餐,没有常规推推嚷嚷的客套、没有所谓的尊贵卑贱的身份、没有拉拉扯扯的挑选、没有大声嚷嚷、没有尖声相邀,都是自愿、自由、自在的随便坐,每桌八人,看见还没坐满,就近之人自觉填补。整个吃饭场面忙而不乱、繁而不杂、热而不闹。吃饭、盛饭自己动手,吃菜、夹菜没人相劝,吃饱、吃好后自觉离开。那种每人发自内心的坦荡平等汇聚成的强大氛围,可谓表现得淋漓尽致哟,很能感染人、打动人、教化人。或许这才是滋润着佛徒们心灵的甘甜乳汁吧。
  
      顺便说一点是,每桌九菜一汤的素餐,味道相当不错,远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没有油水、索然寡味、难以下咽,而是清淡可口,大众皆宜,十分符合现代人们的科学养生标准。2013-8-23



chifang.jpg fojiao.jpg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6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5章:灯泡不亮
  
     父母住在大哥乡下的旧房子里,室内电线多而复杂,仅集中在一个木板上的闸刀就有三个。而直接控制大功率电器的闸刀又有好几个:电冰箱的、空调的、电饭锅的、浴霸的、热水器的等等,都是以前大哥住居时安装的。可能是时间长久了,线路老化,出了故障,导致灯泡老是不亮。
  
     由于天黑前,父母就休息了,所以灯泡用不着。偶尔的起夜,有手电筒解决。我回家发现灯泡不亮后,就问原因。父亲说:“厨房的灯泡,屋檐上的电线接触不良,用木棍捣捣、敲敲,灯泡有时就亮了。”
  
     父亲收拾好桌子,我搬来一把椅子放在桌子上,就可以够到屋檐了。一摸屋檐上的电线,满手指的油污。长年积累的油渍和灰尘混合,就像油漆一样把电线包裹得没有一点缝隙。我用纸巾拭去表面的沉积的油污,把接头处的外包布打开。看到里面缠绕的裸线,仍然是紧紧的,没有松动呀,怎么会接触不良呢。我用钳子使劲捏捏,还敲了两下,让父亲拉开关试试,灯泡还是不亮。
  
    我干脆把缠绕在一起的裸线剪掉,重新开辟一小段裸线,再紧紧缠绕咬合在一起,用钳子捏紧。这回再拉开关,嘿,亮了。我又用绝缘胶布裹好接头处的裸线,算是解决好了厨房灯泡不亮的问题。
  
      走廊灯也不亮。母亲说:“不能拉开关。拉亮了,就灭不了……”父亲干脆把开关细线缠绕起来,挂在一边,彻底不用。我扳下闸刀,拧开开关的盒盖,发现是本来不能接触的两个弹簧片,松动了。拉线时,有时就把它们接触在一起了(灯亮了)。再拉线,也不能让其分开,造成了所谓灭不了。我拨正两个弹簧片,让其归位,问题也就解决了。
  
      卧室内两个灯泡时亮时不亮。父亲说:“是闸刀那里的毛病。”我小心翼翼的扳下闸刀,卸下黑壳,接线处好好的、紧紧的,看不出毛病。又查看开关不远处的接线头,也看不出什么来。这下,我这个地道的外行再也没有点子了。
  
    父亲说:“改天找村里以前的电工….”如其找人家解决,不如找自己人解决。我把四弟叫来。四弟有专门的电工具。开关的盒盖长久没有动了,比较死,我们两个大男人小心翼翼的把它撬开。四弟用电笔一试,发现零线也带点,感到很是纳闷。不远处的接头处也是的。来到总闸刀处,四弟用电笔反复试,火线、零线都带点。四弟索性把两根线剪掉一节后,再接上,用电笔试试,零线终于没电了。合上闸刀、拉下开关,正常了。长期困扰的灯泡不亮问题终于彻底全部解决了。
  
      这灯泡不亮,还不觉得。夏日里灯泡一亮,就像一个个小太阳,让人看了害怕。取下一看,不是60w就是100w。于是我一下子买来八个节能灯,把家里的所以白炽灯全部换成政府提倡的节能灯。至此,才算是解决好了父母住房里的所有灯泡问题。2013-8-23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30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6-30 10:11 编辑

                                                     第56章:数字电视
  
     和父母住地数百米远的姑父来找我,说是昨天请人安装的数字电视不管用了,要我去看看。我也没有接触过数字电视,自己家里一直都用的是有线电视。既然姑父找上门来,当然得去看看。
  
     拿起数字电视的遥控器(新遥控器)对着电视机按键,没反应。对着机顶盒按键,也没有反应。又拿起旧遥控器对着电视机按键,有反应——与原来的一样,只能收三个不清晰的电视台。而对着机顶盒按键,怎么也无反应。
  
      看着新遥控器上的数十个不同键,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我问有没有说明书。姑姑从机顶盒的盒子里拿出说明书。我仔细看看说明书,又仔细看看新遥控器,方才明白什么是“学习键”——新遥控器左上方,有一个深黑色键区,并用一条黑线框出,命名为“电视机控制区”,新老遥控器要头对头同时学习。
  
     按说明书上的要求,一手拿一个遥控器,头对头按下有关键,看相关指示灯亮了没有。指示灯闪烁了,就表明互相有了交流沟通,完成了所谓学习过程。交流沟通完毕后,新遥控器就可以用了。我先试试,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又按照说明书上的要求和操作步骤,再来学习一遍。完毕后,再用新遥控器试试,终于有了反应——管用了。
   
     让姑父试试,也管用了。切断电源,稍等片刻,再开通电源,打开机顶盒和电视机,再用新的遥控器试试,还是管用,表明确实成功了。总算是解决了问题,没有让姑父失望。

    连新旧两个遥控器都有在一起认真交流沟通学习,何况人乎?
   
      回来后,母亲问:“弄好吗?”我顺应一声“弄好了。”母亲继续说:“以前只能看三个台,还不清楚。孙子回家,连个动画片都没得看。媳妇就掏出两千元,要你姑父安变路(数字电视)。”
  
      刚好第二天下午,姑姑儿子一家三口(居住在武汉市)开着车回来了,孙子也及时看上了动画片,总算没有耽误哟。
我回到安徽自己家里,发现有线电视给停了,要求安装数字电视。我也就毫不犹豫地装上了,算是真正步入了数字化时代哟。2013-8-27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7-1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7-1 16:55 编辑

                                                     第57章:豪爽的姑父                  
     
       姑父身材高大,五官端正,一表人才。只是皮肤黝黑和钻出的根根白发,表明姑父是上了年纪的地道农民。
  
    由于父亲是单门独户,姑姑八岁就由父亲带大,所以我家的大小事都会牵动姑父。曾经忙碌、奔波一夜辗转三家医院,送病中的大哥就医;曾经到过安徽,辗转上千公里送我上学;曾经奔赴宜昌、数度往返,解决四弟被撞赔款事情。好在姑父热情豪爽,从不埋怨,总是尽力为之。对待我们当然以功臣自居,犹如父母。只是在不知不觉中,我们都长大了,一直以长辈功臣自居的姑父在对待我们的态度方式上形成了巨大惯性,一时改变不过来,导致制造了不大不小的怨气。
  
     记忆中,我们众兄弟都特别怕姑父。一来姑父个子高大,二来姑父生气发脾气时,脸一愣,眼一瞪,浓密眉毛随上眼帘往上一抬,样子挺吓人的。作为孩子的我们,当然不敢有任何想法。可我们都长大了,有家有小。有时事情做的不太好,或不太符合姑父的做事处事的原则和标准,姑父仍然象原来那样,不分场合和情况,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训人、发脾气,让我们下不了台。
  
      有一次过年回家(父亲出差还没回),姑父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愤愤不平说道:“老五(五弟)为啥不跟我来哉(来往)?!”我没吱声,见到五弟问及原由。五弟说出的感受与我们大家感受完全一样,只是五弟表现得太过于直白了,首次直接挑战了姑父的权威,让姑父一时不能理解和接受。
  
    或许就是这件事,让姑父有了反省的机会,后来对待我们办事不如他的想法和标准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与方式改变了很多。
  
      姑父热情大方、好客,所表现出来的豪爽性情十分浓烈。所以姑父的朋友多、朋友广。只要搞到了好吃的野味,就会叫上几个好朋友大喝一顿。有时来了客人,姑父开动那辆农村已经普及的敞篷“越野车”,跑到十几公里的地方,搞来野味,如牛蛙、黄鳝、泥鳅、河鱼等等,又叫上几个好友,一起聚聚。
  
      现在姑父的两个孩子,在武汉混不错,更是有了好酒来款待朋友和客人(姑父不吸烟)。只要我回家到乡下(父母住乡下),姑父老早就来叮嘱“到我家吃饭……”。如果家里有了客人或朋友,更是把我和父母一同拉去,拿出儿女孝敬他的正宗茅台。
  
     有时我跟姑父开玩笑说:“我只能孝敬您百元的安徽特产古井原浆(酒),千元的五粮液、茅台由您一双儿女孝敬啰。”姑父高兴得合不上嘴,大笑说:“古井原浆,安徽名酒,很不错、很不错……”
  
     因为四弟住在乡下(离姑父住地很近),有什么事,当然只能找四弟解决。但四弟是信佛之人,不太关心世事。比如从武汉回家有几条路可走,哪一条比较方便,包车上县城、上武汉,谁的人车不错等等,这些姑父了如指掌。当得知我回家走了弯路时,姑父就埋怨我为什么不跟他打电话。我只好解释说:“老四(四弟)年轻,麻烦他应当,怎么好麻烦您呢?”
  
     家族中有在武汉种菜的,在拆迁赔偿上遭遇了困境。一次酒桌上,姑父得知此事,就主动答应下来帮助解决。借儿子在长江报社集团的力量,大批媒体持续关注,总算比较满意地解决了问题,姑父脸上更为光彩。只是背后的操作与辛劳不为人所知。儿子埋怨老子:下不为例…….。我们也都劝姑父,低调一点,收敛一点,少说一点,不要主动揽事……姑父哈哈大笑道:“我晓得、我晓得……”
  
     夕阳西下,农历六月半天气,暑气不减,我坐在堂屋吊扇底下,陪父母聊天,一阵农机声音传来,那辆熟悉的敞篷“越野车”开到门口停下。只见戴着圆锥型斗笠的姑父冲我一笑,招手道:“上车,带你到江堤大坝上兜兜风…..”
父母也笑道:“去吧,开慢些…..”
  
    姑父又呵呵一笑说:“放心,我开了多少年的麻木(机动三轮车)…….”
2013.8.29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7-3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7-10 08:01 编辑

                                                           第58章:勤劳寡言的姑姑
  
           别看姑父人缘好,朋友多,在外面能打得开,是个不错的人物,但真正做起农事、干起活来,却属于干打雷不下雨的那种。显然做事、干活的重担就落在了姑姑身上。长久以来锤炼了姑姑沉默寡言、做事干活、任劳任怨的性情。
来客了,姑父开动那辆农村超级越野车,在外面转一圈子,就谋来了鲜活、多样的食材,拿回家往大盆里一扔,就不管了。剩下的工作都是姑姑一个人默默不吱声地解决。
   
           好在姑姑已经练成了手脚迅速、干活麻利、效率极高、自学成才的超级厨师,柴禾锅、煤气灶、煤球炉三锅齐上,不一会,丰盛可口的饭、菜、汤就备好了。
  
           有时菜仅弄好一半,姑父和客人就开席了,边喝酒边吃菜边叙话。而姑姑一个人继续烧菜,炒好一盘就及时端上一盘。等到姑姑烧好全部菜汤,端到桌子上来,不喝酒的笔者已经吃好、吃饱了。有时只得再喝一点汤,算作陪姑姑吃点饭。不过姑姑炒的菜汤,味道不错,都比较合适我的口味,所以多吃一点也是在情理之中。现在想来,自己胃肠能撑,可能得益于此哟。
  
          房前屋后的菜园,姑姑收拾得有模有样、有角有棱。现在生活好了,为了给生活在城市里的孙子提供绿色环保、放心的蔬菜,姑姑特意点了几棵小香瓜、几棵丝瓜、两行豆角、几行蕃茄。特别地因为孙子喜欢吃豆子,姑姑就点了好些豆子。又听说苦瓜是好东西,专门点了两行各36棵苦瓜。
  
         由于姑姑是种菜的高手,又勤快,善于精耕细作、管理及时到位,又都上的是农家肥,所以蔬菜收获颇丰。丝瓜又大又长,我看到的一条丝瓜就有两尺多长。姑姑说这并不是最长的。而苦瓜结的很多、很大、很猛,又粗又长,最大的一条苦瓜能达三斤重。尽管我没有看到最大的,但我见到的苦瓜已经让我大开了眼界。因为自己家里买的苦瓜,四五条才能炒一盘,而姑姑家的苦瓜,一条就能炒一大盘。
  
        儿孙每次回来,都要带上十几斤自产的放心蔬菜回城里(媳妇住在娘家,娘家人也有份)。即使这样,每隔三、四天,还要卖他几十斤。
  
     姑姑对我说:“你爸妈血压高,就要多吃苦瓜。有时我忘了给你爸妈送过去,你爸妈也不来拿……你现在回来了,就直接过来摘。专摘大的、粗的、直的,好吃些……”
  
      姑父从朋友那里捉来30只小鸡,专门放养,特供孙子吃的。姑姑说:“第一个晚上,一下子少了6只,都叫黄鼠狼吃了。第二个晚上,又少了4只。”
  
     姑父又找朋友抱来一只小狗,让小狗来保护小鸡。但小鸡太小,胆小,连小狗都害怕。小狗走近了,小鸡反而跑开。但有了小狗,还是好多了。小狗见到黄鼠狼就一阵狂吠,黄鼠狼也就吓跑了。
旁晚,太阳不再那么毒烈,我陪母亲出来散步,路过姑姑家。只见姑姑正在挑大粪浇园子,一担又一担,衣服全汗湿透。而姑父则关在空调房里,正高兴、快活地观看欣赏刚弄好不久的、丰富多彩的数字电视。
  
     姑姑见到我们,就不再担粪。先在后园子里摘两根大苦瓜,又在前园子里摘两条长长的大丝瓜和几个小香瓜,让我一会儿带着,并说:“到空调房看电视吧,你姑父正看着呢。”我说:“都在屋里坐半天了,出来散散步、散散心、说说话、透透气。”于是姑姑边拔野草、边捉害虫,边和我们说话。
  
    我想帮点忙,姑姑说;“就这点活,一会就搞好了,不要你弄。”母亲笑着说:“你姑姑勤快,干活又快。你看园子里弄得多好,一根野草都没有。家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比你四弟两个人强多了……”姑姑笑着说:“可不能这样说,年青人,总归贪玩一些…..”
  
     我也顺势提醒母亲:“可不能让媳妇听见哟。”母亲笑而不语。
  
带着姑姑刚摘的蔬菜回来。母亲说:“现在,你姑姑日子好过了,儿女经常开车回来,给钱给物…….要你姑姑少种一点土(还有十亩的庄稼地),年纪大了,不能再累着…..但你姑姑劳动惯了,说还要干三年,干到六十岁就不干了…….”2013-8-30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7-6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7-10 08:02 编辑

                                     第59章:几根小树丫与一包老鼠药
  
    同一生产队的一大户人家,最小媳妇干活比较勤快,就是太强势了,凡事都要占点便宜或顺她的意图才行,否则就会坚决不干,要大吵大闹。譬如,其园子总要把与令居共用的淌水沟占去一大半;栽树总是把树苗栽在靠近对方的一边,与之相邻的秧苗总是不能成活等等。而在自己家事的处理上,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的男人排行最小,等到上面的几个哥哥姐姐都了成家,轮到自己成家时,两老口已是到了油干灯灭之势了,自然帮不上小媳妇的忙。所以小媳妇对公婆也就另眼相看。
  
     老两口病了,儿女们商议各兑百元给老人用。小儿偷偷兑了一百元,还是被精明的媳妇发现,大吵一顿后,媳妇硬是逼着男人去讨回来。男人实在不好意思起步,结果女人又吵又闹、又打又拼。公公看到这架势不对、怕事情闹大,立即主动过来扔下百元,快速离开,才算平息了此事。
   
    两老口住居的房子是以前小媳妇住过的旧房子。已经破烂不堪,漏的厉害。雨天室内炒菜都要打伞。床上方用一块稍大一些的塑料薄膜挡了一下,确保雨夜里还能睡个安稳觉。兄弟们实在看不过去,一度主张兑一点钱修一修。可小媳妇说自己出了房子,就不兑了。而他们兑的钱也要交给她自己,由她来安排。这样一来,兄弟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头解决。屋漏的破房子一直拖到了老人(公公)非正常死亡。
  
     因为两老口住的房子,是小媳妇的旧房子。所以房子前后的园子当然也归小媳妇所有。而园子四周用小树丫围成的栅栏,其所有权当然也归小媳妇啰。老人拿了几根小树丫烧锅,被具有鹰眼般犀利的小媳妇发现了,又是不得了。认为是老人泄私愤,跟自己过不去,故意拆她的栅栏,回家又跟男人大吵大闹,逼着男人去扒旧房子。而男人竟拿着工具真要去扒!幸亏被邻居及时发展死死抱住不松,才算阻止了这不同寻常、让人震惊的可悲一幕。
  
    当天夜里,老人(公公)吃下一包老鼠药,终于成功而又快速地结束了苟延残喘的风烛残年。让人想不到的是,小媳妇竟然死活不去戴孝。家族指责也不去,众人相劝,还是不去。最后还是请出娘家妈出面相劝,在其父母的好说歹说下,才去戴孝……
     
     我问母亲:“这样的媳妇,还有朋友吗?”“哪有什么朋友,连亲戚都不愿意与她来往。”母亲说,”现在她自己的两个孩子大了,没人跟她说媳妇。楼房都盖好了,也没有人跟她说。两个儿子都到外地打工去了,看看能不能从外面带个媳妇回来。“2013-8-31



老鼠药.jpg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7-10 08:02 编辑

                                    第60章:婆婆的变化
  
     生产队里一对夫妇有三个儿子。由于夫妇二人勤快,又不吸烟、喝酒、赌博,十几亩的土地经营得不错,日子虽然不算富裕,但也攒了一点钱。凭借自己的辛苦劳作,大儿子盖房取媳妇,夫妇二人精神饱满,干劲实足,积极主动张罗一切。办完大事后,虽用完了积蓄,但并没有欠账。
  
      过了几年,轮到二儿子成家立业的时候了。通过几年的省吃俭用、勤劳苦干,又积攒了一些钱,再稍微借点,并没有费多大劲,帮二儿子盖房结婚成家。
  
      可能是因为夫妇俩还能干,做农活的期间也没有耽误领孙子。所以婆婆说话还算数、管用,媳妇都还听,因而大家相处的还算平安。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繁重的体力劳动加上没日没夜的领几个孙子,老人逐渐感到体力不支、精力不够、时间紧张。几年下来,孙子们在慢慢长大同时,却也没有积攒多少钱,但小儿子婚姻大事不能耽误,怎么办呢?只能靠借钱来解决了。
  
     先期成家的两个哥哥应该担当重任,可一说到借钱,而且数目还不小,两个媳妇就不愿意了,先后和自己的男人吵了起来。不仅没有借到钱,反而惹得大家都不安泰了。无奈老两口只好向亲戚朋友借。经过多方筹集,还是不够。一方面小儿婚姻大事不能耽误,另一方面没钱就办不成事。老两口实在想不出好办法,只好去借点高利贷。总算筹齐了钱款,小儿的大事终于解决了。可老俩口却背上了一身的债务。
  
     接下来,老人的主要任务就是经营好田地,攒钱还账了,可又不能不带孙子。特别是小儿的孩子,更是无条件照看。老人说:“田地要种好,有点闲空还想到柴山驮甲子(一两百斤一捆的地柴,驮一两百米的距离到船上,是属于劳动强度高的重体力活),挣钱还账,没时间和精力带孙子……”
  
      可小媳妇不管那么多,小孩往爷奶家一送,就不管了。婆婆当然有些不高兴,嘟哝了几句:“不都是为了你,才欠下十几万的账吗?.......”小媳妇也不吭声,回到家里,二话没说,收拾两件换洗的衣服,直奔娘家去。
  
     这一去可不得了,死活都不愿意回来。小儿一回去接,不回。两回去接,还是不回。数次去接,仍然不回。小儿也逐渐积累了怨气,就逼着老娘去接。因为是老娘惹的祸,解铃还须系铃人不是,老娘只能硬着头皮,去亲家请媳妇回来。可媳妇连婆婆都不见,如何能请回!几次三番,小儿跟老娘关系紧张,媳妇一天不回,娘儿俩就一天不得安宁。结果搞得整个大家庭都不得安宁。
  
      有族人说,媳妇不好讲话,先做亲家的思想工作,还真有点效果。由父母做女儿的思想工作,阻力自然小多了。最后达成了协议:男家全体出动来接。但大媳妇、二媳妇又不情愿。又得做她们的思想工作。几经周折,她们才勉强同意。于是一场比结婚迎亲还要隆重的迎请仪式诞生了。这才化解了旷日持久、不大不小的家庭风波。
              当然啰,经过这场曲折、持久的风波,婆婆也学乖了许多,不仅毫无怨言的做牛做马、一声不吭地干活挣钱还账,还理所当然地领好小孙子……
  
     从精神饱满、积极肯干的能婆到精神郁闷、不得不干的乖婆,究竟是社会的进步还是社会的退步呢?2013-9-1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1章: 鱼鼓寻牛
  
    同村一个转业军人,头脑灵活,鬼点子不少,却不走正道,不务正业,尤其是喜好小偷小摸,隔一段时间不偷点东西就感觉心里不舒服,仿佛得了窃疾病似的。他转业时,转到了公安局刑侦队,凭借一点真本事还一度当上了刑侦队副队长。可就是改不了小偷小摸的毛病,最终还是被公安局开除了。

     回到村里,当然改不了偷窃的毛病。曾偷得花站里的棉花数百斤,而平安无事。可在后来的一次偷窃粮站的公物中,被查出。经过一番审问,说出了多起盗窃案件和多名“战友”。公安局里的一些领导,当初还都是他的手下呢。却来审问老领导,似乎是天方夜谭,可却是真实发生。
  
       他还曾经找到父亲,恳请父亲入伙,一同偷盗食品站的公物,被父亲拒绝。后来他被抓,供出了三个同伙。同时也牵涉到父亲,但事实终归是事实,第二天父亲就自然无罪释放。
  
      印象中最为深刻的就是他家的耕牛被盗了。算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小偷竟然偷到了盗窃大王头上来了。不愧为在刑侦队干的转业军人,还真有两下子。他断定:肯定是熟人作案,并且耕牛一夜也不可能走远,也不过方圆二十、三十公里的范围。
  
      于是他化装成流浪乞讨人员,背着自制的小鱼鼓,挨家挨户拍鼓说唱,既乞讨又打听。他披头散发、衣裳褴褛、脏不拉稀样子,拍鼓说唱的技艺却不耐,像是落难的民间艺人。唯一 一对炯炯有神的犀利双眼,可以隐约窥视出此人并非等闲乞讨之辈。
  
      他一个庄一个庄说唱乞讨、一个队一个队说唱乞讨、一个村一个村的说唱乞讨,专门找老人和小孩打听,同村里最近有没有人买了耕牛。经过顽强努力,披星戴月地奔波、风餐露宿的辗转,持续寻访一个月,终于在不到二十公里的地方(还没有出一个镇的范围呢),寻得自己的耕牛。由此牵出盗牛人竟是他的一个曾一同并肩作战多起且“业绩辉煌”的同村好友。正是防贼易、防友难,自己人向自己下手,防不胜防呀!
  
     我问父亲:“他现在还在吗?”“还在,身体还好,儿女都不管他了,全靠自己….”我又问:“他的孩子如今咋样呀?”父亲说:“一个体面的女儿嫁给了一个能干的男人,但夫妻关系不好,男人骂她是盗贼的丫头,一气之下喝药自杀了….一个儿子在外面做生意,头几年赚了些钱还不错,后来因诈骗被判刑。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在武汉种菜、一个在村里种地。儿子、媳妇都不喜欢老人……”2013-9-1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7-11 18:04 编辑

                                                          第62章:母邀儿去…….
  
      村里一位七十好几的老太太,平时身体不错,天天拿拿着一把小锄头到处开荒种点杂粮,基本自食其力。但在一次劳作中不慎摔断了双腿,儿女们却没有一个人主张给老人治疗。老人只能卧床度日了。好在老太太身边还有几个儿子,可以轮流伺候。儿子们商量以一周为单位,轮流循环照顾,提供吃喝。其中大儿子的媳妇还是老太太的侄女呢。按过去传统观点,是亲上加亲的产物,是最理想的一家人,在照顾老人上应该更加细致、周到、全面而让老人放心和欣慰。可事实恰恰相反、问题恰恰出现在这亲上加亲的一家人身上。
  
      老太太虽然不能活动、不能下床行走,但脑子并不糊涂,尤其是胃肠消化功能没有受损,所以胃口好,能吃能喝。也特别想与人聊天说话,来驱除因脑力过剩带来的孤独与寂寞。其他两个儿子、儿媳妇在照顾老太太的问题上,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老太太也没有什么意见,还算基本满意。唯独对大儿子、大媳妇不满意,有怨言,甚至互相之间产生了忌恨。
  
       原因主要有两条,一是老太太感觉吃不饱。轮到大儿伺候了,每天只给一顿吃,而且一顿也只一碗,满足不了老人的胃口。老太太嘟噜了几句,要求多给点吃,不想被大儿训斥一顿:“吃那么多干啥?吃的多、拉的多,麻烦死了!”老人只能忍声吞气,不好再说其他的。二是希望儿子、媳妇能多陪陪老人聊聊天、说说话。可大儿子把一碗饭送来,往床边一放,就立即走了,几乎不跟老娘说一句话。而那位亲上加亲的侄女媳妇更是从不过来看看婆婆兼姑姑,更不用说来尽心尽力伺候了。
   
      没多久,就从老人那里传出了“大儿想害死老娘”的小道消息。老人对探望她的左右邻居们说:“……大儿天天咒我怎么不快点死……我死后,把他也带去…..”
  
      又轮到大儿照看老人的时间段了。第一天老人没吃饱、没吃好,再次向大儿提出了请求,希望能给两顿吃,却被大儿呵斥一顿。第二天,大儿端来了一大碗饭,还有一碗菜、一碗汤,一下丰盛了很多。老人大为高兴,到底吃了一顿满意的饭了。吃完后,老人就安安静静的睡下了。可老人这一睡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终于突然而永远地安详走了。
  
     于是村里悄悄传言:是大儿害死了老娘……八个月后,大儿突然暴病身亡。村民们更加相信老太太的话应验了。
        我问母亲:“这是真的吗?”母亲说:“是真的,她大儿是个心狠毒辣的人,这种事做得出来……”我惊愕之余,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母亲接着说“老太太多年来,靠一把小锄头就在人家田埂地头路旁沟边,一小块、一小块的弄,还真的弄出了几亩地,仅村里废弃的地藏寺遗址上,她一个人就占了一小半(约有四亩地的样子)。后来都给了小儿子了(小儿子没有土地),大儿子认为老娘做的不公,为此还跟老娘吵过,差点和小儿子、小儿媳打起来.......”经母亲这么一说,我也似乎明白了什么。2013-9-2
图片一.jpg

292

主题

140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0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7-14 08:19 编辑

                                       第63章:乡村见闻
      
    客运汽车正常行驶在乡村公路上,突然停了下来。伸头一看,客车前方积聚了不少农民,并且公路一侧的水沟旁也围有一些人观看,眼睛盯着满是雨水的水沟。
  
    有旅客说“车掉水沟里了”。也有旅客说“出车祸了”。但却没见车祸车辆。也没见交警。
   
     正值六月伏天,停下来的客车里面太热,旅客们纷纷下车看个究竟。我也下来看看。只见客车正前方的马路中间横放着几辆摩托车,一点也看不出车祸的迹象,分明是故意堵路不给通过!
  
     再看旁边的水沟里,只见一个蛙人在工作:一会潜入水中,一会浮出水面。一打听,蛙人正在掏堵塞的涵洞。原来都是老天惹的祸,刚刚不久的倾盆大雨淹没了秧田,公路下面的涵洞堵住了,积水淌不走。放眼望去,一片国泽,很难看见绿油油的秧苗。村民们十分着急,立即跟政府反应,十几个小时过去了,可无人问津(蛙人还是村民自己找来的)。一气之下,村民们就来个“不给来往车辆通过”的超级土办法。
  


乡村见闻一.jpg 乡村见闻二.jpg
     一些不知原委的旅客说:“摩托车挪一点,不就过去了吗?”“不给过!”,一个赤膊农民大声说。“这事要报警......”有人说。“我就要你们报警,把事情闹大......”赤膊农民越说越激动,竟不怕柏油粘身上,干脆赤膊躺着马路中央,大声说:“要过,就从我身上压过去.....”
  
      好在司机常跑此条线路,熟人不少。几经周折,终于打听到本地有能量的(黑道上)头面人物。头面人物给闹得最凶的赤膊农民说了几句(电话)。就见赤膊农民大声喊道:“摩托车推走,放开道路。”
  
      这种立竿见影的效果,着实让我大大吃惊,当然也算是开了一点眼界,长了一点见识。为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府迟迟不能解决农民们最急迫的现实问题呢?农民们被逼无赖做出一些过激行为,若不是所谓的头面人物出来解决,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悲剧呢!非正常渠道能立竿见影的迅速解决最紧迫现实问题,而我们可爱的伟大人民政府在哪里呀!谁说歪门邪道不管紧,当光明正道走不通时,歪门邪道就管紧、就盛行,草根百姓就信、就服。看来歪门邪道也有其难得的宝贵的正能量哟。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