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阜阳新闻网

搜索
楼主: 幽幽和悠悠

[原创文学] 回家系列总汇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5-28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5-28 09:07 编辑

                                                                              第44章:听父亲说生意
  
        大集体严格的计划经济时代,为了养活一大家人,父亲就变着戏法似的,偷偷而顽强的搞些地下工作,从事一点“投机倒把”活动。国家搞改革开放,迎来了市场经济,父亲凭借个人扎实的生意功底,成功进入了“京广线上的一颗明珠”(时任铁道部部长韩杼滨题词)乡镇:湖北省蒲圻市(现改为赤壁市)官塘驿粮油管理所(粮所)。  一干就近二十年,期间经历了数任领导的更替与沉浮(有的因犯了较大的错误而被捕入狱),一些职工的更迭和沉浮(因为经济问题而被开除甚至蹲大牢)。父亲却以一个毫无背景的外地人,仅凭借自己踏实本分工作、严格按规章制度办事,以及比较灵活应变处事能力,外加卓越的诚实交友能力,一路在商海里摸爬滚打,竟没有翻个一回船。
   
      我问父亲“做生意,有什么秘诀吗?”“当然有呀,做粮油生意的,关键在于质量标准,还有数量。按规程办事,明白自己的责任,不能越权。”父亲继续说:“粮所是国家的,盈亏也是国家的。一些领导和职工好做手脚,搞多了、搞狠了,就犯了错误….定价与标准由老板(一把手)定,我只负责数量够不够、质量能不能达标,安全运到家(粮所)…..这里面的门巧很多,稍有不慎就可能被骗上当而蒙受损失,尤其是一些年轻人,经常出错、出乱子,有的还故意搞国家的鬼….”

     最让父亲津津乐道的是有一回收玉米生意。第一次是一个领导的亲戚(年轻人)去做,拉回来的玉米,每包(180斤)少八斤。好在亏的是国家的,又是领导的亲戚,领导不说,谁去说呢?
  
     第二次,领导安排父亲去做,并提醒一句“上次亏了点称(斤两)……”父亲心里有底了。拉回第一车,果然又是每包少八斤。父亲趁工作人员一起喝酒、借故方便之机,去校校磅秤。用自带的称砣试试,竟然跟他们一样。父亲有些纳闷,就里里外外仔细看了一遍,当然看不出什么问题。又晃晃磅秤,再称看看,还是一样的。无意中,父亲拿起了堆放秤砣的钩子,倒过来看,终于发现了秘密:原来,钩子小面竟粘有一块小吸铁石!
  
      父亲回来继续跟他们一起喝酒。酒酣,父亲说:“第一车玉米已经安全到家,都还好,就是每包少八斤……”父亲的话语简洁却直插对方要害。对方脸色突变,借着酒力说道:“可能是磅秤出了点问题…..我们再调试一下看看。”“一定要调试好哟。虽然都是公家做生意,但也不能乱来,还是要按合同行事。”“那当然、那当然……按合同办,这回包你不少称。”
  
      父亲又说:“玉米不太干,拉回去,还得晾晒…..”“这个嘛,也好商量商量…..”随即对方偷偷塞给父亲一个沉甸甸的红包。父亲推测不掉,就说:“这个(钱)一定要打收据。吃点、喝点无所谓,只要我们都有钱赚,就有下次、下下次合作….”
  
      结果,父亲这次调回来的粮食,不仅补回了第一车所缺斤两,整个的总重量还多出了数百斤。我问“这是为什么呀?”父亲笑着说:“我抽查了多包玉米,尤其是最里面的,有点潮湿,就偷偷放在包里作为样本,当面咬碎玉米给他们看,水分超标,就要求除点水分,当然总重量就多了一些啰。”
  
     我又问“哪那个红包呢?不是给你好处了吗?”父亲有大笑道:“我把红包连同收据一起交给了领导,并说这个(钱)是上次‘不小心’出了点差错的回补和道歉…..领导听了,格外高兴。”
  
     父亲还说到了一条基本的经验:“赚钱了,功劳是领导的。分红一定要让领导(一把手)说了算,自己只能拿小头,不能贪多、不能眼红…”
  
      后来,粮所改革,分组承包,父亲所在的议价组每每都能出色完成下达的目标任务,替粮所赚了些钱。因此父亲常常被评为先进和模范,受到表彰和奖励,并成为正式职工,享受正式职工的一切待遇。2013-8-14


二.jpg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5章:听父亲讲要账
  
    生意场上最忌欠账。若是私人债务,肯定能把好人逼成坏人、把诚信之人逼成诈骗之人,从而陷入你骗我、我骗他的恶性怪圈,最后实在骗不下去了,也就是混不下去了,或突然人间蒸发、全家消失,或来个茅坑中的石头又臭又硬,那句经典的名言就是口头禅:“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弄不好还好弄出过绑架答案来。若是公家欠账,则是一任滚一任,最终成为历史陈年烂帐,自然不了了之,最后亏损的是国家或集体。
  
     父亲经商无论是私人搞还是公家搞,“不欠账”是最基本是一条。“款到提货”是合同上必不可少的一项。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啦。有的或因关系特别,不好太原则;有的或因太过于相信对方,导致最后一次失足;有的或因对方公关手段高明,把脉精准,击中了一把手的要害,而无法拒绝,不得不赊一次,造成了历史性的错误,有的领导为此还丢了乌纱帽、蹲过大牢。
  
     父亲都一 一经历过、看到过,当然也多次亲自参与到为公家讨账的行列之中。父亲常提起的就是到深圳讨账经历。一家私人老板成功赊得粮油管理所的22万元的大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这个数目可算是个天文数字了(那时父亲的月工资只有300多元)。于是一段时间内,讨账成了最为紧迫、最为棘手的大难题。
  
     第一拨要账大军是由三个年青人组成的“三人团”。找到老板,老板也不回避,热情招待,“我欠账不赖账,有钱一定如数奉还”是这位老板打天下的宝贵经验。“三人团”外出讨账一个月,回来却两手空空。领导似乎有心里准备,也没说什么。但在不久的一次核定账目中,发现债务人声称还了“三万”。领导纳闷,找来“三人团”核实。原来对方给了“三人团”每人一万元的红包。而“三人团”以为给自己的、都花了,没跟领导汇报。但对方所给的每一分钱都是作为还款专项而用来冲账的。
  
    父亲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哇,年青人图享受,见钱眼开,大都如此。”
  
    不久受领导器重的父亲,担当重任,派上了用场。父亲点了两个不多话、性子慢的同事,组成新的讨账“三人团”(简称“新三人团”)再度南下要账。父亲对同事说:“你们听我安排,要账之事不用你们过问,包你们还有钱赚。”
“能要回来吗?”我疑惑的问父亲。“哪能要回来呀,能要一部分回来就不错了……一下子就赊走了大笔款货,问题哪有那么简单呢?…..不过我还是替公司要回了五万,每人还赚了三千多。”
  
     原来,“新三人团”南下,并不直接找欠账老板,而直奔老板的家(一栋小楼,老板家人在此生活),就在他家住了下来。他家里吃是什么,“新三人团”就跟着吃什么。父亲又是自学成才的厨师,还主动帮助做饭炒菜。不卑不亢、和和气气、客客气气、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不说抱怨话、不说牢骚话。
  
     家里一下子来了三个陌生的大男人,在一起生活,挺了一个月,老板现身了,给了父亲一个大红包(内装三万)想打发父亲走。“收钱一定要打收据,这是原则”父亲说, “上次三个年青人一个月,也是三万,我这张老脸脸皮厚一点,再在你家住一段时间,回家也好跟领导交差…..”结果“新三人团”多住了一周,老板又给了两万。
“不是说还各赚了三千多吗?”我又问父亲。“是的,我们吃住都在老板家里,不就省下了吃住费吗?回家后还是按正常出差报销,每人都报了四千多呢。”“四千多呀?不是说只赚三千多吗?您是‘新三人团’的领导,是不是自己做了点手脚呀?”我笑着问父亲。
  
     父亲呵呵一笑道:“报销规则是死的,也是公开的,怎么能做手脚呢?….我有时安排他们两个人出去玩玩看看,深圳好玩的地方多呢……还特意买了一些高级一点的土特产品带回家,大家都有份,回来还送给领导….领导高兴、大家高兴,我只是用公家的钱做了大家都高兴的好事而已。”
  
    看来,父亲办事还是比年青人要高明一点哟。2013-8-15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6章:父亲打官司
  
     时光进入世纪之交,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推进、发展、完善,纯而又纯的国营单位体制机制的种种弊端凸显,使之背上沉重的历史包袱、负债累累。父亲所在的粮油管理所也不例外。“亏了,是国家的;赚了,是私人的;都想心思搞国家鬼,能不垮吗?”父亲感慨道。
  
     对粮所进行彻底全面的改制改革,提上了日程。父亲以为自己到了花甲之年,安稳地领点退休养老金足矣。没想到,新上任的领导为了甩包袱,第一步就清除所谓的外地员工,发点路费回家。父亲是正宗的外地人,首当其冲,自然不干,就找领导理论。于是父亲在退休之年,与自己尽心尽力服役近二十年的单位打起了旷日持久的官司。
  
     新任领导公开扬言:“你老李不过外地人,在这里我说了算!”口气之大让人咂舌。但父亲却偏不信邪。为了做到心中有数,只有小学水平的花甲父亲竟专程到省城买来《劳动合同法》,自学一遍。到底还是吸收了精髓:连续工作满十五年,就可享受正式职工待遇,让父亲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坚定自己的信心。
  
    好在父亲是个十分谨慎细心的人,平时工作中的单据、发票、收据、奖状等等都一一保留着。又找到老会计,把单位职工发工资的花名册复印出来(当然有父亲的名字),又找到老领导出具证明。特别地,父亲还把保存完好、单位发给自己的“代表证”、“选民证”以及当初摊派给正式职工的“教育赞助费”“计划生育赞助费”“修路赞助费”等等收据,一一复印下来。
  
     这些只有正式职工才有的权利和义务,父亲都有足够的合法证据,证明自己完全合法拥有这些。有了这些铁证,父亲上法庭十分自信,也没有请任何律师,独自和单位领导对簿公堂。三次过堂,单位领导三次败诉。以至于法院传票还没送到单位领导手里,单位门口的几位熟人就知道了:“粮站又输了….”
  
    官司打了两年,最后,那位以为“对付一个外地人,在自己的底盘上,一定能捏在手上玩”的新任领导,终于全面、彻底认清了老李,终于明白了不是所有的外地人都是好欺负的。最后还是这位高傲的老板托人出来和解:补发两年的工资、享受正式职工养老金待遇、单位提供住房。
  
     “三十斤的扁鱼,窄看了哟”,父亲打赢了官司,一时间成了当地的焦点人物和明星人物,有不少人发出感言道。一些在单位改制中以为自己吃亏的人都想找父亲帮助。其中一位姓董的老乡,在食品站连续工作了十八年。只因是外地人而被单位首先裁掉。这位与父亲是老乡的老董,虽为转业军人,但不善言辞,找了几回领导理论,没有效果,气愤郁闷要命,一度想自杀来了断。其家人找到父亲恳请帮助。父亲详细了解情况后,说:“打官司必赢”。
  
     一方面,父亲积极鼓励老董继续在自己原来的摊位上工作,二是建议两老口没地点住,就搬到领导家去住。另一方面,父亲找领导交涉。只两个回合,还没有正式上法庭,当对方得知老李就是粮所打赢官司的职工后,就主动和解了:给老董以正式职工待遇,分得单位一套住房。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父亲虽然早就回到了家乡居住,但只要父亲再次到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和城镇,老熟人、老朋友,还有老邻居都纷纷宴请父亲。尤其是那位一度想不开、想自裁的老董,非要父亲到他家去坐坐不可。
我问父亲:“打官司有什么心得和感受吗?”“当然有呀,老百姓打官司太难了….没时间、没精力、没费用、没关系。明知有道理、能赢的官司,却硬是被拖垮、累垮、推垮,最后搞得精疲力竭…..”
  
      “您老人家不还是打赢了吗?”“我要不是退休了,哪里有时间、有精力呀,也是没办法和单位部门长久的纠缠下去…..”
  
      或许,父亲的深切感受,正是当今构建法治政府、法治社会、法治国家必须要突破的瓶颈。2013-8-16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3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7章:三弟的快乐充实生活
  
     三弟自从与佛教打上交道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利益观都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再那么看重得失盈亏、不再那么看重赚多赚少,不再那么斤斤计较。而是比较看重行善、积德。三弟笃信佛教中的善恶因果论。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做好事积德,得福报;做坏事,得恶报。”
  
      有了这种朴实简单的理念支撑,三弟紧张、忙碌、劳累、辛苦的生活也就变得轻松、自在、坦荡、开心。有时干活时,一个人心底里坦荡快活的放声歌唱几句经典老歌,来释放心中难以言喻的快乐情愫(并非驱赶寂寞);有时一个人边走边吹口哨,来传递发自内心的坦荡快活的信息(并非打发无聊)。还没见人,口哨声就传到耳朵,以至于五弟只要一听见口哨声,就莞尔一笑说:“三哥来了。”
  
      三弟精神饱满,说话铿锵有力,走路雄健如飞,干活精力充沛,精气神都具备了。所以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和繁琐的连续劳作程序,在三弟看来,均为小菜一碟,不足挂齿。干起活来驾轻就熟、有条不紊、津津乐道,那种境界可真不一般哟。
  
     阳历七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主要靠种蘑菇生活的三弟两口子就开始了投入到紧张有序的劳动中。从棉籽壳入池浸泡发酵,到装袋熏蒸杀菌36小时,再到凌晨三点半起来接种,最后到大棚中出蘑菇,一整套工艺流程有六、七步。每一步都在磨练人的性子,当然还要有一定的窍门,不然就会影响蘑菇产量和质量。
  
     我去三弟家时,正好赶上他熏蒸杀菌36小时。为了节约成本,火炉白天燃烧的是农家废弃的黄豆藤。所以大白天赤日炎炎之下,必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坐在火炉旁,勤勤恳恳地往火炉里传递柴禾。
  
      三弟支起一把大阳伞,要我坐在阳伞下陪他说话。而他则坐在火炉口旁边不过一米远的一个矮小的凳子上,这就是三弟勤恳劳作的平台。背后一个小电扇,外加一顶草帽,这就是三弟避暑降温的主力工具。
  
     我早上七点就上班了,一直陪到下午六点(中午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不要说是最高温度达到121度火炉了,也不用说头顶上赤日炎炎毒辣无比的七月太阳了,就是室内吊扇底下,也觉得热呀!但我们高兴、热烈、有趣的谈话、聊天、讲故事、说经历、谈见闻等等产生了神奇的功效。一方面三弟谈村闻村事,另一方面,讲生意上的奇闻奇事。然后又谈到他最感兴趣的《三国演义》。这时三弟总会冒一句:“二哥(笔者)对家里的贡献就是买了几本好书,让兄弟们学了不少知识和谋略。”
  
     因为说话太高兴了,三弟一点也不觉得劳累,反而显得十分轻松;因为说话太兴奋了,三弟一点也不觉得酷热,反而觉得十分快乐;因为说话太投入了,三弟一点也不觉得时间难熬,大热天的火炉旁干活,一整天,仿佛只是一会儿,反而觉得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呀。
  
     不过三弟额头上的汗珠一直不停往下滚。一条搭在颈脖子上的毛巾,成了处理汗珠的得力工具。无论出再多汗,衣服却不湿润,反而显得很干燥,因为一百多度的高温烘烤,很快消灭了汗水。
  
     三弟一次喝水就是一大茶缸子,而我则是小口常喝。一整天下来,不知不觉,我们两个人喝完了一桶纯净水、外加一个16斤的大西瓜!(当然母亲和弟媳也帮了点忙)
  
      三弟十分得意地说:“一个月蒸两锅,一直蒸到十月,共八锅,就能挣十万,纯落六万。要是不种菜卖,就很轻松自由了,一点儿也不累哟。”
  
       三弟高兴地介绍道:“我卖蘑菇不要愁,都喜欢找我买。”“这是为什么呀?”“一是我足斤足两,还不打水(贩子好往蘑菇上洒水)。二是我经常免费送一点给人家吃。三是我还教他们怎么做蘑菇汤才好吃。”“你平时没做饭炒菜呀,怎么还知道蘑菇汤的窍门呢?”我问。“不是你弟媳做的吗?她好聪明、好能干呀,我只是二道贩子…..”
  
     有一回,一个顾客好心告诉三弟:“刚才一个人拿蘑菇没给钱…..”。哪知三弟笑道:“他拿回家,好吃,明天肯定就来买。就等于免费给我做广告了。”
  
     有了这种的胸怀和境界,还能有什么烦心事呢?能不开心吗?
     我终于明白了:三弟生活既是忙碌和充实,更是快乐和幸福。2013-8-17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4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6-4 17:32 编辑

                                                                 第48章:三弟的生意经
      
            三弟多年来一直从事自产自销的蔬菜类小买卖,从庄村到乡镇再到县城,一路风雨、一路坎坷。人虽然累了点,但生意一直都不错。凭借勤劳和勤奋,供养两个孩子上大学,终于在城里卖了地皮、盖了楼房,算是在城里扎了根。
  
       或许是长期在小小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与三教九流接触之故,三弟的感悟和体会颇多、颇深、颇广,小买卖上的生意经积累了不少。
   
       三弟小买卖的主打产品是自产的蘑菇,也兼营一点自产萝卜、莴苣、菜薹之类。平时以在固定的摊位上自己零售为主。人们常说:做生意嘛,要么以质量取胜、要么以价格取胜。而三弟则始终奉行以诚信取胜、老少无欺。
   
       三弟常说,他的蔬菜销售是最快的,而且价格相对还要贵一点。猛一听有些奇怪。上街买菜的,大多数是老人、妇女,生活相对不易,对价格往往最为敏感,为何三弟的蔬菜价格高反而销售还好些呢?
   
      三弟说,一是自产自销,在数量上从不缺斤少两,一般还会多给点。二是很少洒水,保鲜时间长。三是不好吃的蘑菇柄基部,削去的较多,保持了较好的口味。四是零头都会主动地为顾客去掉,这点很符合顾客的心理。五是一些老人、妇女还有总想多占点便宜的心理,如称好数量后,往往还要再拿点,三弟一般也不怎么反对。这点贩子们是很难做到的。
   
     对于不无顾虑的新顾客来买蘑菇,三弟告诉他:你可以先多看几家后,再来买。这样一说,有的顾客反倒不去看了,就直接买。对一些将信将疑的顾客,三弟说的更是直接:先买几家的,都尝尝,我们天天在此摆摊,不会打一枪换一地,尝尝后心里就有数了。可谓说到顾客心坎上了。
  
      对于个别尖刻难缠户,三弟干脆来个:可以送点给你,就是不卖给你!这招还真灵,要么老实规矩来买,要么径直走开。即使双眼盯着菜摊,三弟也挥手让其走开。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长期在农贸市场里进进出出,三弟练出了一双慧眼,专识小偷:贼眉鼠眼自不必说,小偷一般会手拿一张报纸或一本薄薄的杂志,眼睛专门盯着顾客行人的口袋和包,那儿热闹往那儿挤,那儿人多往那儿钻......
  
       刚开始上街卖菜时,有小偷竟偷到了三弟头上,被三弟及时发现。焯起削蘑菇的小尖刀,飞速追击了一条大街,可谓大大威慑了小偷集团,此后很少有小偷误撞三弟。
  
     有时老年人在三弟菜摊前经过,身边有小偷,三弟就会及时提醒。这当然引起了小偷的忌恨,一度还纠结了几个小偷想教训三弟。哪知身材高大、结实魁梧的三弟正气凛然,对着几个年轻的小偷怒斥道:“你们不想想,要是你们的爷奶上街买菜,被偷了,你们有何感想,还有点良心没有!”作为已是职业化团伙化的小偷,对中轻年人被偷,三弟一般识而不说,只是过后了,提醒受害者以后要注意点.....
  
     久而久之,三弟菜摊及其附近,很少有小偷光顾了。尤其是被提醒过的老年人对三弟更是感激和佩服。当然会自然而然地来到三弟菜摊前,即使不买菜,也会热情地打过招呼。
  
     听三弟不乏骄傲的叙说,我也忽然悟出:诚实处事、正义不失、正气在身、随机应变......当属为人处世之根本哟。


生意.jpg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6-6 09:31 编辑

                                                             第49章:笃信佛教的五弟两口子
  
     五弟两口子笃信佛教,已经由醍醐灌顶到达如痴如醉的地步了,远远要超过我之前的想象。毕竟五弟一直在外面闯荡,凭借自己的双手做点小生意,借以养家糊口。必然会想着怎么合法挣点小钱,维持正常生活,进而完成一般性历史使命。
   
      但这次回家,却发现五弟两口子把平时的主要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信佛、念佛、传佛、办佛上了,全然不顾自己还要挣钱过日子。着实让我吃惊不小。
  
     五弟住在县城一个高档小区里,天天都有不菲的消费,以至数字电视都关闭了。儿子在武汉念高职。没有固定单位和稳定收入,平时两口子以贩菜卖为业,一天不干活,就没有一点收入。一辆破旧三轮车(当地人称之为“麻木”)就是五弟挣钱和参与佛事活动的独特交通工具。
  
     五弟两口子因学佛、念佛、信佛,受到了佛家的智慧启迪,已经完全看破红尘,一心想超脱佛学所言的“六道轮回”,摆脱尘世间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的缠绕,消灭人性中七情六欲的困惑,刻苦修行,不遗余力,全身心地投入到佛事活动中,为将来能真正进入西方极乐世界而奋斗。
  
      我回家时(乡下),正好赶上五弟两口子专门请城里的法师(师父)到村里古庙遗址上两间简陋的庙堂里(亦由五弟两口子负责筹建),念佛一周。虽然是一年中最为酷热的时候,但每天早上、上午、下午,三个雷打不定的固定时间,是法定的念佛活动。或双腿盘坐,双目紧闭,随佛乐一起而念“南无阿弥陀佛”。或双手交合,双眉微闭,随着重复的佛乐转圈圈,边走边念“南无阿弥陀佛…….”
  
      如果说在庙宇里这样做,还可以理解,但在平时,在家里,五弟两口子凌晨四点就起床,尽量挤出时间独自学佛、念佛。进五弟房子里,一小段悠扬的佛乐重复不断的回荡在室内,好在佛乐听着也蛮舒服的,尚不至于讨厌。
室内大大小小、各种不同规格的念佛机就有好几个,差不多每个房间里都挂有一个小念佛机。佛学书籍、佛学光碟显眼的地方都能看到。为了劝我信佛、学佛,曾寄过佛学书籍和光碟。这次临走时,五弟突然拿出八本佛学方面的书籍让我带着。回到自己的家里,还被老婆一训“大热天、大老远,背回来…..”
   
      有时跟五弟打电话,本想说说家事和孩子们的教育问题的,不想他却喋喋不休、大谈特谈佛教之事,一说就是一节课啦。我实在无法忍受了,只好见缝插针地告之“见面时慢慢说吧”,才算脱身。
  
     在一次闲聊中,我问五弟:“你希望世上所有的人都来信佛、念佛吗?”“是的,都来信佛、念佛最好…..”“哪还有谁能提供你们吃喝呢?”“…….”五弟似乎忘记了“无论你再怎么虔诚信佛、念佛,却总归还要吃喝的”这一最基本事实。
五弟两口子一心劝父母信佛、念佛。我很赞同,也参加相劝的行列中。母亲已经被说动了,有些行动。但父亲却始终没有行动……
  
     就在我返回安徽不久,五弟两口子又回到乡下,再次顶烈日、冒酷暑,又盖两间瓦房,还有厨房和卫生间,专门为佛徒们起居之用。
  
      信仰的力量真是无穷呀!2013-8-18


佛教二.jpg 佛教哟.jpg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7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6-7 16:06 编辑

                                                                                     第50章: 寺庙埋水管
   
     几年前,村里古庙遗址上,由信佛的三弟、四弟、五弟主持建造了两间庙屋,从事一些简单的佛事活动,由平时长住农村的四弟负责管理和服务。我回去时,赶上了庙屋旁边盖卫生间,安装自来水管,需要把水管埋入地下,约有四、五十米长的距离。四弟理所当然成了义务埋好水管的第一人。
   
     有时我陪母亲散步,看到四弟一个人挥汗如雨的挖沟,就主动去帮点忙。铁锹我是挖不动的,一来干涸的土地实在太板结。更主要的还是古庙遗址上留下了大量的砖块和瓦砾,而最表层还有新铺就的石子。四弟就让我把庙屋的一个角锄拿来,清理表层的这些坚硬的建筑垃圾。
  
     角锄把只是一根没有丝毫加工的腕粗木棍,而且带有好长、好大的裂缝,都快把整个把贯通,有角有棱的,比较磨手。我仗着角锄不怕砖块、石子这些硬物,就挥舞着双臂使劲挖起来。角锄碰到硬物,“咔咔”作响。还没挖两尺长(只清理表层的硬物),偶然间就看到了自己手掌起了一个血泡。好在血泡并不痛,所以也没在意,还是继续挖。没挖几下,又发现一个血泡,但还是没有疼痛的感觉。再看看自己所干的工程量实在是太少了,我还是没有重视,继续使劲挖。终于感觉到有些痛了,申开手掌一看,第三个血泡都被磨破了。四弟发现了我手掌血泡的事就说:“不要你搞了…”
  
    初次义务参战,战果还不足两尺长,就伤痕累累。母亲见状很是心疼的说:“也不戴手套,没干过受得了吗?家里有专用的角锄。”
  
     第二天旁晚,母亲拿出家里专用角锄。角锄把果然不一般,经过仔细加工打磨的,很光滑,根本找不到能磨手的棱角。有了好工具,又带上手套,再次和四弟一起挖小沟埋水管,我不用担心磨手的问题了。只管使大劲,猛挖,填补昨日的遗憾。
  
     不想,不怕硬物的角锄竟然怕板结而粘熟的泥土。我使劲下锄,泥土竟吸住了角锄。使劲一扳,角锄竟没有撬动泥土,反把角锄把给扳断了。而此时干活的总量只有数米长。我只好再用昨天磨了三个血泡的角锄。好在有了手套,又注意了一些,心里有了防备,小心翼翼慢慢干。即便如此,浑身上下全是汗水,汗湿的衣服就如同刚才水里钻出来一样,额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淌,有的还挂在眉毛的上方呢。四弟带来的大饮料瓶装的纯净水,我一下子就解决了三分之一。
  
     四弟毕竟是干重活的庄稼人,一直用铁锹不紧不慢的挖。突然他说:“把断角锄拿过来。”原来是四弟的铁锹卷口了!再看所挖的泥土,并没有遇上石子、砖块、瓦砾这些硬物呀,纯粹的黄泥土,竟然让铁锹卷口,也就是说,泥土比铁片还要硬!不是亲眼经历所见,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不符合常理的事实。
  
    敲平卷口后,四弟再次下锹,铁锹并没有入土多深,反而听见“咚咚”的回音响。四弟笑说:“莫非挖到金砖了。”母亲说:“以前人家探测地下墓穴就是听这种声音。”我说:“是不是下面是古庙的地宫?”
  
    因为实在太难挖了,天又热,蚊子也见缝插针地咬上一口,时间也不早了,所以我们都希望快点结束,也就没想那么多。
  
     天快黑时,基本解决好了。三个血泡和断把角锄,见证我与佛教初次相遇。2013-8-19




二.jpg 哟.jpg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8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6-8 19:46 编辑

                                                                          第51章:五弟的师父
  
    五弟师父本姓梁,叫光辉。后因皈依佛门,并且造诣不浅,贡献不菲,取法号为“释圣专”。从“光辉”到“圣专”都不是默默无闻的等闲之辈哟。“光辉”时代当个兵服过役,转业后被安排在让人羡慕的好单位税务局工作。
  
    其弟是水利局的正式职工,其母原为水利局的专职会计,已退休多年,也虔诚地皈依佛门了。其父生前也有好单位,后下海经商。可以说一大家子,都有体面的好工作和可观的不菲收入。如今的念佛堂就是其父生前经营的厂房。整个大院子面积有五、六亩。旧房屋不少,还有一栋三层小楼。若用现代商业眼光来看,整个大院子的市值要达数百万。
  
     然而,光辉把它全部捐献了出来,又捐出自己五万元的积蓄,把旧厂房整修为念佛堂,取名为“善导堂”。一度工人工资都没钱发了,其母又把自己的退休工资捐出来,解了燃眉之急。又把大门口上方扯上两根弧形钢筋,粘上四个鎏金大字“阿弥陀佛”。“梁光辉”就变成了佛门正规弟子的“释圣专”了。
  
     与五弟同龄的释圣专,个不高,但比较壮健,面色红润,有光彩照人之状。平时言语不多,给人初次的印象是武功高深的和尚。据五弟介绍,他并没有练过功,倒是专门上过山,求佛、拜佛、学佛、悟佛,长达五年。可能是得到了师父的真传,其悟佛能力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而信佛的理念也当然早已深入到骨髓了。他成过家,有一个女儿,但他早就不管世事了。
  
     释圣专看不惯现实生活环境中人们削尖脑袋钻营钱财、权势、名利,甚至不惜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自欺欺人,以至于亲人相仇、朋友反目。所以他就在自家的大院里开辟了一片宁静的小天空,潜心、静心修行了。让人有些吃惊的是,他不像五弟那样喋喋不休的劝人信佛、念佛,而是寡言少语的听人说,然后默默无闻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像是在专门等待时机成熟,让有佛缘的人不请自来。颇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味道哟
  
      虽然他只念过高中,但他能写佛词佛语、懂佛乐佛律、自唱自创的佛歌。还常编写短小精悍的小文集,给佛徒们学习、理解、提高、悟道之用。“善导堂”四壁上就有很多他提炼出来的佛教生活偈语,一些精辟短句堪称经典。譬如,“看懂了一件事,你就长大了;看透了一件事,你就成熟了;看清了一件事,你就开窍了;看破了一件事,你就理性了;看淡了一件事,你就放下了。”
  
     他关于生活中“过去”与“过不去”的理解规劝与开导,可真是名符其实的“善导”哟:“别和小人过不去,因为他和谁都过不去;别和自己过不去,因为一切都会过去;别和亲人过不去,因为他们会不让你过去;别和社会过不去,因为你会过不去;别和往事过不去,因为他已经过去;别和现实过不去,因为你还要过下去。”
  
     当然,也有笔者不能理解、不敢苟同的地方。他说的“师父可以丑,但不可以丑陋”,而我觉得“师父可以陋,但不可以丑陋”为好。还有他把一间只有一凳、一桌、一床的破旧小房间称为“竹林精舍”,我觉得改为“竹林陋舍”更为恰当。
  
     有五、六亩的大院子,除了“善导堂”经过精心装饰外,其他的所有房舍都没有任何整修,一些破旧的圈舍堆放好些破旧的杂物。院子里虽有他老父亲种植的200多种植物,但没有人打理,满院芳草萋萋,以至于被五弟命名的“光明路”地砖铺就的甬道,全被茂盛的荒草覆盖得严严实实。院子里当然有点竹子,但还没有形成竹林。该拆的没拆、该理的没理、该薅的没薅、该拔的没拔、该修的没修、该拣的没拣、该拾的没拾,仿佛一切都在自生自灭之中。
  
     显然释圣专生活其中,只专注于自己头脑中的佛道了,其他的则一概不问、不管、不做。所以从没想过要收拾好大院子,真正营造一个从自然环境到人们心灵的新天地来。
  
      我试图侧面委婉提醒,但他说“这只是你个人的想法”,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好再言。只希望笃信佛教的五弟两口子能补上他的这些短板。2013-8-21





佛教哦.jpg 佛教 二.jpg 佛教三.jpg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4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2章:走近佛教(上)
  
     佛教作为古老的教种与中国本土的儒教、道教一样,都有长达2500多年的悠久历史。传入中国并在中国生根发芽、成长、发展、壮大,亦有千年之久,并成为中华文明三台柱之中的唯一舶来品。显然肯定有其普适性价值观、合理合情和合规的文化元素,其中必然含有很高智慧。
  
    然而一心遁入佛门,靠所谓虔诚的口念“南无阿弥陀佛”以及一些简单的佛教固定仪式,来了却尘世间所谓的一切的一切,愚钝之人的笔者始终不敢苟同。因为自家有三兄弟与佛结了缘,尤其是五弟两口子已结缘很深,远非一般意义上的虔诚佛徒了。所以在他的力劝下,赶在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观音菩萨得道的日子,农历六月十九),随五弟两口子一同前往念佛堂,算是比较正规地目睹和参与了念佛的整个过程。
  
     因为白天师父和佛徒们一起念佛,没有时间单独交流。旁晚时,一天的佛事活动结束,佛徒们陆续回家,五弟那辆旧三轮车就派上了大用场:一车又一车地送佛徒们到家。我就利用五弟这忙碌的间隙,得以和五弟师的父交流。
食堂里大吊扇下的一个农家常见大四方桌子,我和师父都倚桌子而坐,算是零距离接触佛教。他说到很多佛教里的专用术语和名词,最著名的就有“六道轮回”、“八个苦海”、“三界说”、“六神通”之类。
  
    我问:“佛教的西方极乐世界与基督教的上帝天堂是一样的吗?”“不一样,上帝天堂只具“六神通”中的五通,所以天堂仍不能了生死。而只有西方极乐世界才具有“六神通”,才能了生死……”师父进一步说:“佛教智慧包括基督教智慧,是最高智慧……”
  
     既然“五神通”与“六神通”是区别基督教与佛教的核心要点,我就多问了一句:“何为‘六神通’呢?“师父耐心的解释道:“天眼通(千里眼)、天耳通(千里耳)、神足通(千里足)、宿命通(知前世今生)、他心通(知人所想)、漏尽通。”其中最后一通为佛教独有神功,当然理解的难度就比较大了哟。
   
     “怎么理解‘漏尽通’呢?”我又追问。师父毕竟是师父,没有回避,可能又不好全面解释,师父略加停顿,然后就用最为通俗的理解方式作了解释:能消去一切烦恼和杂念的神功…….
  
     我问:“成仙、成神,还有烦恼吗?还能入苦海吗?还能有轮回吗?”“仙人、神人都有烦恼,都有可能触犯天庭天规而被打入人间地狱,当然有生死轮回、八大苦海之类。而只有西方极乐世界才能了生死,才是永恒的、一成不变、永远平等、没有烦恼杂念的、不存在生死的极乐世界…….因为没有生,所以就没有死;因为没有死,所以就没有生。因为不存在生、又不存在死,这叫了生死….”
  
      比较专业,虽然不太好懂,但我也有点感悟了。所谓西方极乐世界,只有存在于虔诚的佛徒脑海中,就想上帝天堂只存在于虔诚教徒们脑海中一样。佛徒们今生今世的刻苦修行,是为了创造条件,让自己有朝一日能进入西方极乐世界中去。而进入西方极乐世界,就能超越“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之惑、超越“六道轮回”(地狱、饿鬼、畜生、人道、天道、阿修罗道)之困,把来生(来世)、来来生(来来世)、永生(永世),一个不漏,一网打尽,全部彻底地解决一切的一切、永远的永远,而最终成为所谓西方极乐世界中的永恒的永恒。
  
     看来,佛徒们终极目标就是通过今生今世的刻苦修行,时时刻刻口念“南无阿弥陀佛”,领悟佛教的最高智慧,超越神仙,抵达陀佛。2013-8-20

292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2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9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3章:走近佛教(中)
  
    借观音菩萨得道之日,受五弟之邀,一同到念佛堂,算是现场观摩了念佛的整个过程。
  
    由师父领头,众佛徒随后,双手交合置于腹部,双眼微闭,不偏头、不回头、微低头,跟随念佛机放出的一句诵唱“南无阿弥陀佛”,心中吟诵“南无阿弥陀佛”。每吟诵一遍,就走两小步,算是完成了一个固定的小节律。然后一直循环下去。一套吟诵“南无阿弥陀佛”的仪式结束,大约是一节课的时间。这当中没有出列、入列的,更没有交头接耳、互相拉扯的。没有号召、没有逼迫、没有被动,都是自觉跟从。整个上午要搞三个吟诵仪式,外加坐定看光碟中名家、高僧讲道。
  
    笔者开始只是算作游客身份,在一旁观看佛徒们吟诵“南无阿弥陀佛”。在最后一轮的吟诵仪式中,才被五弟牵邀入列。于是我这个假信徒到底也随众多的虔诚佛徒全程沐浴了一回“南无阿弥陀佛”。
  
    因为有免费的中餐和晚餐,我一个大男人,不好意思白吃,也得做点贡献。所以我吟诵之前,与五弟一起,清理了被繁茂荒草覆盖得严严实实的所谓“光明路”(为五弟命名的、被地砖铺就的一条甬道,并在垂直拐弯处竖立起指路牌)。
  
    为了表示对佛门的尊敬,我是长衣长裤、袜子、鞋子,全副武装。结果清理旺盛的荒草时,藤条渗出的汁液粘到了衣袖上、裤腿上,干了以后,洗也洗不掉。这洗不掉的草筋汁液就成了我第一次走近佛教的见证。
  
    五弟遁入佛门之路,我算是比较清楚的。长期的风餐露宿、搬家辗转,紧张而繁重的劳作、无法定时的饱一顿、饥一顿,终于摧垮了年轻五弟的身体。于是到处求医问药成为首要之举。一度跟随一个被病魔折磨的退休局长,痴迷于什么“中华养生益智功”(简称“中功”,是当代所谓的张宏堡大宗师所创)。后受李洪志法轮功的影响,被官方一并取缔。
  
     而那位可敬的退休老局长,因为都为同村人,还是五弟媳妇娘家亲戚,长期为病魔所害,得到了救赎法宝自然不会独享,当然会拿出来与大家一同分享。于是老局长又被佛门所获,一心皈依了佛门之后,五弟也随之皈依佛门。
对于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的老同志、老革命来说,皈依佛门也好,信奉上帝也好,与人、与己、与社会都有莫大的好处。对于营造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国家安详都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尤其是在当下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浪潮中,更是能增添正能量、发出好声音、做出好表率。
  
     而对于年轻人,因为来到世间,尚未完成该完成的历史使命,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亲朋好友,就遁入佛门,不去奋斗拼搏、不去创造财富、不去推动发展、不去实现今世今世的人生价值,而是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所谓来世、后世、来来世,每天都以“南无阿弥陀佛”度日,却还想普度众生,求人与苦海,叫人如何理解?如此下去,白发苍苍的父母情何以堪?年幼待哺孩童情何以堪?亲人好友情们何以堪?
  
     怎么就不去想想,佛徒们的衣食住行是怎么得来的呢?念佛机也好、佛学书籍也好、佛学光碟也好,是怎么得来的呢?金碧辉煌的念佛堂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持,仅靠“南无阿弥陀佛”能得到吗?
  
     没有物质财富,什么都免谈。物质第一、精神第二,物质决定意识,这才是永恒不变的铁律呀。不知佛门高僧是如何理解这些的。2013-8-22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