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阜阳新闻网

搜索
楼主: 幽幽和悠悠

[原创文学] 回家系列总汇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3-9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3-9 17:09 编辑

第12章:在姑姑家吃饭
         
       大清早,才刚刚起来,突然瞥见一辆普通的农村超级越野车飞快地向西边驶去,眼力不佳的我还来不及细看就不见了,只觉得有点面熟。母亲笑道:“你姑父又到西边街上买好菜了。”果不其然,半上午时姑父就来叮嘱我们中午都到他家去吃饭,说是买了一条八斤重的胖头鱼,是长江中纯野生的河鱼。
        
       我和三弟都说,姑姑、姑父人真好,每次见我们回来,天天都来叮嘱要去他家吃饭,包不得我们顿顿都在他家吃。一方面姑姑、姑父两口子都擅长做饭、做菜,,而且还喜欢弄好吃的,都是自学成才的超级厨师。尤其是姑父,朋友多、信息广,总能搞到上等的好食材像黄鳝、螃蟹、乌鱼、河虾、龙虾之类;另一方面,四弟信佛,不杀生,加之四弟媳厨艺确实不敌姑姑姑父;再者父母人老了,有时做饭弄菜不想多麻烦,伙食主要是对付咬得动、嚼得细、咽得下为主。显然我们回来在姑姑家吃饭是最为理想的了。但考虑到我一年好不容易才回来一回,主要是陪父母:陪父母一起摘菜、洗菜、炒菜,一起淘米做饭、一起吃饭、洗碗,一起聊天、一起叙话的,而不是想吃点好吃的。所以姑父的盛情邀请,我一般都会推辞。只有父母也同意一起去,我们才一同去。由于四弟忙于农活,我就直接跟四弟讲,做饭不要考虑我了,我天天都在父母那里吃。
      
       这回八斤重的野生河鱼,自然成了要我们过去吃饭的重大理由了,父母也都答应过去吃。“胖头(鱼)葫芦汤,味道挺不错哟。” 姑父笑呵呵的推介道。原来姑姑把胖头鱼的鱼头切下来,专门和葫芦一起烧个胖头葫芦汤。又把胖头鱼肉切下来剁成肉丸子,做成鱼肉丸子丝瓜汤。葫芦也好,丝瓜也好,都是自产的绿色环保蔬菜。顺便说一句的是,我在姑姑家见的一个葫芦,是我平生见到的最大葫芦。我还特地称量了一下:22斤。姑父进步解释说:“秧藤吊不起,自动断了下来,才发现的。”
        
        一下子做了两大锅鲜汤,桌子都放不下了。只得把丸子丝瓜汤改为小碗盛,每人一碗。的确汤鲜、肉嫩、味美,多年没有感觉到的纯正野生河鱼味道,也只有在姑姑家体味最深。姑姑特意弄了一盘炸小鱼,三弟力劝母亲多吃、整条咽下,说是补钙效果要比吃钙片强百倍。还有一盘是为三弟量身定做的绿色环保鲜嫩蔬菜:南瓜秧头颠,就是专门掐掉秧藤头部最嫩的一小节,做成的一盆菜。这是三弟来吃饭前专门叮嘱点的一盘菜。
        
        有了两种极好的鲜汤占据了整个口腔,钝化了舌尖,俺早已无法再去品尝南瓜颠的优秀品质和特色口感了。只有三弟高兴的连声说:“不错、不错,味道不错。”而我直接干脆地说:“还是这汤好吃、好喝。”母亲也同意我的看法。姑父趁机说:“那就多吃点、多喝点......锅里还多着呢,马上去盛。”“不要再盛了,盘子里都吃不完.......”
      
      不几天,姑父又来叫我们去吃饭了。理由是弄了好些鲜活的大龙虾,1.7元一只,放在大盆中养着呢。要我们早早过去一起洗龙虾、剥龙虾。姑父找来废弃的牙刷,教我们怎么刷洗龙虾腹部的脏物。刷好后,姑父很麻利的掐尾扇(龙虾的尾巴)一拽,就拽出了一条长长的肠子给顺利全部弄出来了。当然为了防止龙虾的两个大钳子夹人,还得先剪掉。剪下的大钳子姑父也舍不得扔,说里面有肉。
     
       我一度认为龙虾只是轻度污染的沟溏中才有的,不想现在长江里也有了,而且数量不少、个头也大。生时呈青绿色与暗红色相间外壳,煮熟后都变成了耀眼的鲜红色。吃的时候得两只手齐上,剥去坚硬的外壳后,才能吃到其中的少量鲜嫩的肉团。还没吃上几口鲜嫩味美的肉团,虾壳就剥了一大堆。当然啰,鲜美的味道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超好!”。不能不佩服姑姑、姑父二人超好的、自学成才的高超厨艺。
      
      对于以填饱肚子为最终目的笔者来说,味道是很好,可吃起来太麻烦了,相当费事、耗时。手上、嘴上抹的都是油腻。哪有用筷子碗几下几下就吃饱了、吃好了简单省事呢?“味道好吧,多吃几个”姑父力劝我再吃几个。可是我用鲜汤泡饭,几下几下就吃好了。
      
        让人惊奇的是,姑父家的狗,平时连肥肉、鱼刺都不吃的,却也特别钟情于龙虾汤。一大碗龙虾汤泡的饭,只一会就干完了。姑父喝完酒后,也是用龙虾汤泡饭吃。狗也通人性、跟人学、跟主人学哟。
     
       “要想吃好吃的,就上姑姑家” 这是我们众兄弟从小到大,始终不变的结论。20150827





租客一.jpg 租客二.jpg 做客四.jpg
做客三.jpg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3-13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3-13 16:13 编辑

                                                                 第十三章: 父亲戒打牌
        
      现在的好多地方,把打牌看作潇洒、快活、惬意生活的象征。从乡下到城里都有专门供人打牌的场所,当地人把这种带有赌博性质的娱乐场所称之为“牌子场”。牌子场中,普通的一桌每天20元,而更高级一点带空调的包间每桌每天40元。另外老板还免费提供一点茶水。如果想发扬不怕疲劳、不怕牺牲、甘于奉献的伟大精神搞连续作战,细心而周到的老板会不失时机地提供有偿的方便午餐服务。
      
        父亲退休以后,一度迷上了牌子场。每天到牌子场娱乐一下,成了父亲新的上班工作生活。每天吃完早饭后,一块钱的公交载着父亲上班了。而中午有老板提供的三元方便面,下午再用一元公交载回,风雨无阻、很有规律。我们都想劝劝父亲不要老是这样子的,可是苦于没有很合适的理由。终于有了一次较好的机会:父亲因长时间在牌子场中吃泡面而染上了带有一定传染性的肝炎。后来虽然经过多方医治,也治好了,但父亲仍然没有完全收手。
        
        可能六弟以为老年人娱乐一下,输赢又不大,只要老人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欢度晚年,也就并不太在意、不太反对。只有三弟比较直接的劝父亲:“要想身体好,多活几年,少打牌、多锻炼。”但父亲未可置否。
        
       在城里生活了六年之后,父母又回到了乡下居住。不想乡村里打牌娱乐的诱惑力更大。既有牌子场老板上门来盛情邀请的,也有左邻右舍牌友们友好动员的。一句“三缺一啦”成了多少打牌老手的好好君子无法抗拒的魔力哟。如果遇上了左邻右舍家办喜事或丧事,看看是否办的热闹、是否隆重、是否成功、是否体面,关键就落在了是否有高手、宿将来打牌、打了几天牌、共有几桌牌。特别地,尊贵的、重量级的客人一定要优先安排好、招待好,要配上互相都比较看得起的老革命来共同战斗。如果因为工作忙、一时疏忽,东家没有安排贵宾打牌,或没有安排好对手,都可能造成客人的不满而招致无法挽回的错误,从而留下了让人笑话的永远的遗憾。
         
       你可以比较轻松的拒绝老板盛情相邀,但你很难拒绝低头不见抬头见、知根知底几十年的老邻居、老伙伴。这次回家看父母,却意外的发现父亲不再被战友们邀请上阵了,也不再谈论牌桌上的新闻了,转而钟情于屋后两、三分地的菜园来。
         
       一天,我们照例在大吊扇下面乘凉聊天叙话,趁父亲高兴,我把话题引入到牌子场上来。果然父亲振振有词的历数起牌子场上的种种不是来:牌子场里人多,吸烟者又多,一天下来,衣服和鞋袜还有头发都被熏的满是烟味(父亲不吸烟);还有不少老人咳咳嗽嗽吐一地、好恶心;再者有旁观者总会忍不住要说三道四,以显示自己的高明,往往也会发生争论、进而升级为口角,不欢而散还是是幸运的,弄不好会大打出手,从此结怨。还有牌品不高者总会因为输了点钱而恼怒、不满,总会口吐脏话再配以手脚的机动制造噪音借机祛背气、造运气,也极容易发生武力动粗。
      

       没想到父亲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打牌中的不是。我顺势说:“就这样还有好多人就是戒不掉哟。”父亲咧着嘴呵呵笑了,稍微停顿了一会说:”好戒,我不就戒掉了吗?“”那您老人家怎么舍得戒的呀?“听我这么一位,父亲哈哈大笑起来。片刻终于吐露他戒打牌的真正原因了。
         
       在一次打牌中,比父亲小两岁的不远邻居说父亲牌打错了,深深刺激了父亲、伤了父亲的强烈的自尊。原来他说他牌好,可以胡一个硕牌,但父亲打了一张牌,他却主动胡了一个小牌。”明明是自己错了,还不知道,还说我打错了“时隔一年多了,父亲仍然有些不满的说,”我当时付了钱后,就说再也不打牌了......“”你们没有争吵吧?“”没有......“
      
          第二天邻居老伴还专门跑到牌子场调查事情的原委。结果都说是她家老头子错了,于是又来替她家老头子向父亲道歉。考虑到父亲年轻时就是赌博高手,在当地一度无敌手,凭自己的真本事曾经多次在年关的押宝中收场(赢光了参与赌徒的钱),还利用赌博所赢的钱财带朋友一起游南京、逛上海。可谓是潇洒走一回哟。一张在1967年摄于上海南京路、与朋友的合影照片,我们都见过,还有印象。有着光辉赌博经历、闯荡江湖也算见过大世面、大风浪、从未失足翻船的父亲,竟在家门口被一个从没出过门、也不知道怎么出门、只会踏实种点庄稼、老实巴交的邻居给冤枉、给奚落了,实在是有失体面、、有失尊严、有伤自尊。好在父亲还算有点涵养,没有与之争辩,只是暗暗下决心,再也不打牌了。
        
     果然父亲说到做到,牌友再来邀请,就是不去。即使是有事经过曾经战斗过的熟悉的牌子场,哪怕是三缺一,也不会停留脚步,甚至连头也不偏,径直走过。彻底洗手不干的父亲转而专心经营起屋后菜园来。
      
        牌子场上, 一件很常见的并不算多坏的小事,竟这么简单的迅速转化成了天大的好事。看似风平浪静很小的一件事、一句话,却掀起了父亲内心激烈的波澜和恼怒。戒不掉,只因没有伤到内心处。20150831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3-18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3-18 18:44 编辑

                                                         第14章:听父亲说上当受骗
        
      陪父母聊天叙话,父亲讲的最多的还是有关上当受骗的话题。闯荡江湖一辈子,既为自己个人做点小生意,也为单位公家做过大生意,让人欣慰的是父亲一辈子竟不曾上当受骗。这一方面得益于父亲会识人、能看相、可算命;另一方面可能也得益于父亲为人谨慎、不图巧、不图便宜、更不想不劳而获。
        
        父亲始终坚信人的相貌和生辰八字与人的性格、命运是有紧密关联的。每次见我不大相信、有所怀疑时父亲就说:“这是皇宫里流传出来的,又经过了长时间的运用,不可不信。”不过父亲识人还真有点谱。
         
      父亲说得最多的是他一位很不幸的朋友,还不到 花甲之年就病逝了。他人很不错,也挺豪爽的,只是在看人、识人上未能把住关,而屡遭受挫,最后在悲愤交加的无限感概中依依不舍的离去了,其大儿还尚未成家......
         
       二十多年前的一天,他跟父亲说,他的一位家门大哥想跟他借点钱用(7500元),到年底就还他10000元。父亲提醒朋友说,”你想他一点息钱,他却想你的本钱哟“(父亲跟他们都共事过)。朋友不太相信道:“都是家门的哥哥,应该不会吧。”这一借,N个年底都没有还一分。直到朋友病逝了,也没有还上。父亲跟我说:”就还了1000元,余下的钱说是连看带伺候.......“原来重病期间,他的那位好心大哥去医院看他,并且伺候了一个星期......
      
      这还不是最惨的,因为这点钱没有压垮朋友。在后来一次与人合伙搞工程中,他也是相信了沾亲带故的熟人了,并且还曾善意的推荐给父亲。父亲只是友好的招待了一顿而已。父亲照例提醒朋友:“要慎重点,我看不可深交......。”“都是不远的熟人,还带点亲戚的,不至于昧了良心吧。”可结果就是昧了良心。工程刚刚完工,那位沾亲带故、口若悬河的人突然失踪了——携全部工程款而逃。朋友先期垫付的18万打了个精彩的水漂。数年后,发现了其藏身的某个地方——遥远的东北,朋友又跟父亲说:想去讨钱。父亲说,“你可要带足回来的盘缠哟.......”不幸又被父亲说中了,朋友东北跑了一趟,不仅耽误了时间,耗费了精力,没要到一分钱,搭上了来回的路费,又在重创的伤口了撒了一坨盐。从此父亲的这位可爱而不幸的老朋友,在生意场上,不得不玩起了三角连环债,父亲也介绍他做了几回小生意,也都只是挣了点小钱,始终不曾有大的起色。
      
      父亲这种无师自通的所谓看相、识人能力,有时还真能服人哟。前几年父亲来皖西北看我。我包车接父亲,在车上司机听说父亲会算命、看相,就请父亲为他还没结婚的大儿子算算命。报上生辰八字后,父亲说:你儿子性格内向,不善言辞,找对象不顺........还真被父亲说中了。最近他儿子相亲了几次都还没交流几句,女方就莫名的跑了,他也正此事而犯愁呢。父亲又根据司机的相貌和谈吐说:“你花钱大方,挣了不少钱,但却留不住钱,办事好出头,正义感挺强的.......”又被父亲说个八九不离十。原来司机前不久,和一帮村民告状呢,恰恰自己就是个头,正是打赢了官司,输掉了本钱。司机佩服的当即表态邀请父亲喝酒。我对司机说“这东西,可千万不要迷信哟。”父亲却说我不懂玄机。司机也笑着说:不能不信哟,都叫你父亲说中了。”
      
        我趁父亲聊的高兴的时候,就说:“您做生意一辈子了,就没有上当受骗过一回吗?”“没有”父亲十分自豪的说。“有一回吧,也是唯一一回哟”。还没等我说完,父亲已经惊愕不已。我说:“被你大儿和四儿骗一回。”父亲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二十多年前,父亲在外地出差,单位老板打来电话说:“你家大儿来粮站赊2万元的高粱,你能不能担保?”父亲无法辨识,也就同意了。结果这两万元迟迟不还,父亲数次回家讨要,还大发脾气,都没有解决,弄得父亲两年多时间里,奖金和工资没拿一分。
             我问父亲:“是老大和老四没赚到钱吗?”“哪里是没赚到钱呀,是他们喜欢使歪点子、好搞鬼......”“就这样,有人还特别偏爱他们呢?”我又紧问一句。父亲又呵呵笑了起来,说:“你大哥的旗帜不能到.......”的确,兄弟六人当中,就数老大和老四歪点子多,且胆子也大。如今四弟已经皈依佛门,阿弥陀佛,祛邪扶正、止恶行善。唯有大哥依然难改贪玩贪吃、投机取巧的毛病,父亲见到一回就批评一回,弄的大哥最怕见父亲。20150903




1.jpg 2.jpg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3-24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章:听父亲话单位
      
       父亲的单位是“京广线上一颗明珠”(时任铁道部长韩杼滨题的词)的小镇粮油交易所,因为交通的便利和崇山峻岭的隐蔽性,该镇既有国家战略储备粮库,又有鲜为人知的军工单位。依托这些优势,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父亲所在的粮油交易所一度生意很红火,鼎盛时期的正式职工达170人。
         
        父亲说:年纪大点的同志还好一些,年轻一点的人就喜欢搞鬼,特别是跟领导沾亲带故的人,一天到晚想着怎么占公家的便宜、怎么坑害老百姓。有的出纳员竟为一点现金携款潜逃。父亲特别提到的就是一位年轻的女出纳员,携公款6000元和帅哥一起跑了。有的小领导贪污、私分公款。有的年轻人到乡村里收购粮食,不是以次充好就是缺斤少两。结果不断的犯错误,有的被撤职了,有的被开除了,还有的蹲大牢了。
        
       父亲说,慷慨大方的廖经理就是被他干儿子给害的。这位干儿子干正事不精,但搞歪门邪道、旁门左道不仅胆大,简直是明目张胆、目空一切。每次下乡搞收购,让他管啥,啥就出问题。一次收菜籽,他称量管斤两,一方面以水分重、杂质多为由随意克扣农户斤两,另一方面拉回家(仓库)的菜籽却老是斤两不够。原来在拉回家的路上,竟整袋整袋的卸下私自给卖了。一次收够芝麻,让他把好质量关,却拉回家的芝麻不是水分过多,就是故意掺杂了沙子。弄回家的芝麻还得重新晾晒、重新分拣去杂质,真是害死人哟。但他却捞到了不少好处:私下里收了农户和村干部的贿赂。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他竟伙同仓库保管员,整车、整车的高粱拉到酒厂里卖。
      
       我问:“这种人怎么就能进入国营单位呢?”“不都是有关系、有背景吗?说是当兵转业的,其实一天兵也没当,天天在大街上混、流打鬼,见钱眼开,吃喝嫖赌抽样样都干,他老子在县里当个小领导,和经理都是老熟人......”终于在一次收购小麦中,因为他把关质量的小麦水分太多,又没有及时晾晒,造成了全部霉烂变质。结果这个花花公子型的干儿子很快就被捉了起来,廖经理也撤职掉走了。“几十万斤啦,不是个小数目,白白浪费,真可惜哟”即使是事情过去好些年了,但父亲说起此事仍感十分痛心可惜。
      
        我说:“显然这种人本质都已经坏了,不出事才怪呢,早晚都要出事的。早出事早好,省得多做坏事了,对人对己、与公与私都有好处。”父亲也呵呵笑了,也表示认同。
      
       那个时候,流动资金比较稀缺,只要手里有现金,生意还是比较好做的,特别是私人老板和国营粮站做生意。父亲说:“手里没有那么多钱,又为了做成生意,怎么办?就只有给粮站老板塞坨子(行贿)了。”老板得到好处,只要是足够了的好处,啥事就好办了。可一旦粮站老板松口答应可以赊了,就必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还。父亲所在粮站的前后两任经理,都是因为收了对方的贿赂后,数百万斤的粮食给赊走了。父亲曾多次带队南下广州、深圳讨要欠款,又多次北上到哈尔滨、佳木斯追债,但都只要回了一小部分。最后巨大的漏洞无法补上,两位大方的经理都被撤职了,其中 一个还判了刑。
     
       ”几十万、上百万元的欠款打了水漂,都搞国家鬼,粮站能不垮吗?“已经退休离开单位十几年了,父亲仍然感概万千的说。我顺势说了一句:”您老人家也在粮站干了近二十年,怎么没有赚一大笔呢?“父亲又 呵呵笑道:”凡事都有个度,适可而止。搞惯了、搞多了、搞大了,能不出事吗?我出差也好,讨账也好,下乡收购也好,都规规矩矩的。一不图人家好处,二要铭记责任,三要公款用到正道上、合理处。挣钱获利了,大家都有份,不能自己独吞,也不能就和领导少数人暗中获利。我一般把挣得得利润都给领导汇报,由领导决定怎么分。有一个领导说我要账有功,比领导多分了两千,我硬是没要的......“父亲不无骄傲和自豪的继续说,”有好长一段时间,一百几十号人中,竟找不出让老板放心的人管钱了。老板只好说‘都交给老李管吧.......’“
   
         我从父亲这番话中,悟出了父亲闯江湖、做生意一辈子没翻船的真谛了。也明白了父亲没挣大钱、没发大财、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大落大起的原因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父亲守住了做人、做事底线的同时,也确保了一生平安,也过上了相对有尊严、一度让单位职工和左邻右舍们挺羡慕的体面生活。
   
       对于一个普通平民而言,  不求发财,但求平安、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可能才是人间正道哟。20150904

2

主题

23

帖子

90

积分

见习记者

Rank: 3Rank: 3

积分
90
发表于 2016-3-25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外的人儿,别让父母等红了双眼。。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值 +10 收起 理由
幽幽和悠悠 + 10 点评的真好,问好朋友!

查看全部评分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章:听母亲说村集体
      
       与母亲聊天叙话,多以村民村事居多。而说起过去的大集体干活做事的事情,母亲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兴和喜悦,也当然不乏自豪和骄傲哟。
      
       靠吃百家饭长大的母亲,七岁时就扛起了养活一大家人的重任(另有专文介绍),从小生活艰辛、苦难砥砺,磨练出母亲不屈不挠、顽强搏拼的精神。大集体干活做事时期,是以每天干活记工分为算,又凭总工分到年底来分得粮食。而每天干同样的活,所记得的工分不是一般多,而是有等级的。一般分为甲、乙、丙三个等级。其中甲等为最高级,得分也是最高的。丙级为最低的,得分也是最低的,一般初次参加劳动的小青年、小姑娘为丙级。乙级居中。
   
         母亲对我说:“妇女中,全生产队只有四个甲等。” 母亲一一说出了她们的姓名来。“怎么没您的大名,您不是做事很厉害的呀?”我有些惊奇的问。母亲呵呵一笑道:“我做事是不比她们差,但你爸是队长,为了避嫌,怕人家说开后门的。所以我是唯一一个得乙等的工分,却能和甲等妇女一比高低的人。”于是母亲十分高兴的谈起了她为生产队干活的点点滴滴。
       生产队最远的水稻田,离村庄有五、六公里的样子。为了提高稻谷的产量,在化肥还是稀罕物的大集体时代,挑大粪成了唯一的选择。生产队安排甲等的四个妇女和男劳力一样,一天要挑完三担大粪。母亲心里憋着劲,一定要做好给他们看看。天不亮就出发,天快黑了收工,结果只有三个妇女完成了,其中就有母亲一个。
        
      我问母亲是怎么完成的。母亲饶有兴趣的说:“我凌晨三点样子就起来做饭,天还不太亮就出发了。一担大粪有120斤的样子,第一趟返回才八、九点钟,这时再回家吃早饭,几口几口就吃了。又把中饭带着,挂在战篷里(战蓬,是生产队为远地点干活的人们修建的茅草亭子,作为小憩之用)。挑好第二担就吃午饭,中午又不休息,一鼓作气,又去挑第三担。我挑完收工时,太阳还没下山呢。” 母亲讲起来十分得意哟。
         
      我简单的推算了一下,来回一趟差不多有十千米,三担就是三十多千米。按今天人眼光来讲,不要说挑重担,就是空手步行,恐怕也要叫苦哟。 但母亲那一代人,毫无怨言、毫不退缩、大胆的上、拼命的干。尤其母亲一直处在逆境中所造就的不服输、不示弱的个性,总是靠自己身体力行,踏踏实实、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去完成。
     
       我问母亲不累吗?受得了吗?母亲笑着说: “哪有不累的,但那时人年轻,受得了,吃吃、喝喝、歇歇,一晚上就缓过来了。” 母亲继续说,“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要数挑52担大粪到屋后地(离村庄大约有300米的样子)。”由于是不停地、几乎是连续不断的挑重担,等挑完52担,双肩都磨起了血泡,双腿也多酸痛,僵直了几天才缓过来呢。我问有几个人挑完52担。母亲说:“加我,才两名妇女。”“还有一个是谁呀?”“是紧隔壁的鲁大嫂(她属于甲等的干活能手)。”“那你干活不比甲等的差,却只拿乙等的工分,这不公平呀?”“没办法哟,跟你爸说了,你爸不同意把我改为甲等。再说了,总一些人眼红、好嫉妒我家,说你爸当队长能占公家便宜,我就是想做出来给她们看看的。”
   
         原来,同样是孩子多,我家相对日子过的要好一些,过年过节基本上还能吃上白米饭,让有些人家不服、嫉妒,甚至是无端的猜忌。俺家时不时地有大米饭和鱼肉改善生活,全凭父亲农闲时外出做点小生意所致。“你爸在外面做生意比较隐蔽,有人告你爸投机倒把,大队还派人去查呢,结果也没查着。” 母亲进一步解释说。我笑说:“还是父亲比较高明,很有预见性哟。”母亲也大笑起来,“这点你爸就是比他们要强。”
      
       是呀,在生产队的集体一块做事中,母亲以其勤劳 、拼搏、积极进取的优良品质和顾大局、受点委屈、吃点亏的博大胸怀,无声而有力的回击了一些小人,从而赢得了绝大多数的尊重和尊敬。20150904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4-7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4-7 18:16 编辑

                                                           第17章:听母亲讲海子
      
       海子是和母亲同一个生产队的社员,一度还是紧隔壁的邻居呢,去年因病去世了,刚刚过花甲之年,小孙子也刚上小学。
      
       母亲对我说,“海子是得了颤抖病而摔死的。一年四季没闲几天,天天挑砖上楼,村里很多新楼房差不多都是他挑出来的。”在儿时的记忆中,海子给我们的印象是一个不顾集体、只顾自己的自私自利之人。因为有一年,天降大雨,且连续下了好几天,田地的庄稼都给淹没了,有的都不露秧苗巅,成为了一片国泽。生产队及时安排劳力去排激(放水排涝),可海子一大早就偷偷出门扳罾逮鱼,被大队干部给看见了,被要求游街认错。
  
      “当当当”几声刺耳的铜锣声传来,紧接着就听见有人喊“人家排激我扳罾啦”。我偷偷望去,只见他胸前挂着一块小牌子,上面还写有汉字,一面绕着村庄上的大路走,一面自敲铜锣,嘴里一直重复那句“人家排激我扳罾啦”。作为孩子我们尚不知他犯了多大的错,也敢近距离细看,只能远距离偷着看。大人们小声地说:“这是做错事的人在认错。”从此在我们孩子心中,海子作为一个大人,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但却取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挺让人特别是男人们羡慕的,只是女人干活不精、也不太勤快。
   
      母亲说,海子这人还不错,大集体时,缺吃喝,谁不想多弄点吃的呀。后来分单干了,他干活还是蛮勤快的,日子过的也不比别人差。我问母亲:“后来怎么干起了专门挑砖的行业呢?”“前些年做土(种地)划不来,收的粮食交给国家的、又交给集体的,剩的就不多了,还有这样那样的杂工摊牌,村民们就不要土了,土地撂荒了不少,好多人都搬到菜农去了(武汉郊区种菜),海子没有搬走,但没种地。他看到不断有人盖新房,就干起了挑砖上楼的行当。”母亲继续说,“这活是重体力活,但也很挣钱,当时是一千元(承包一家盖楼房的挑砖任务)。他得的颤抖病就是累的、压出来的,女人又不细心伺候,经常摔跤,几摔几不摔,就没了.......”
      
       听母亲这么一讲,原来海子是一个不错的人,我在心里却冤枉了他好多年。母亲说,他干活挺实在的,喜欢抽几口烟,但并想占东家便宜。所以盖新房的人家都好请他去挑砖,生意挺好的哟,有时同时为几家挑砖。挑砖的工具也简单,一条扁担加上两根细细的钢丝绳子就是全部的干活挣钱的工具了。
   
      “盖一楼时挑砖还好,盖二楼、三楼往上挑就不容易了,”母亲说。我问“一担砖有多重呀?”“一担砖有五、六十块吧,有一百好几十斤重”母亲回答说。一百好几十斤,即使是平地走都很吃力的,更何况还要往二楼、三楼上走了呢,更要命的是上楼跳板担子越重越弯曲,一走一闪的,更是增加了上楼的难度。而最要命的是,这活既不能提前做,又不能推后做,必须是砌墙用砖时及时的供应上。赶上了六月伏天骄阳似火的中午,只要砌墙的师傅一直在砌墙,海子就得一直连续不断的挑重担上楼,连喝口水的时间都紧张哟。
      
       母亲不无感概的说:“海子挑断了好几条扁担、蹭断了好几条麻绳,最后才想到用钢丝绳,也磨破了厚厚的军装,后来干脆赤膊上阵了。这一干差不多有十年了,自己家也盖上漂亮的楼房,儿子也娶了媳妇。”
        
       有一天早上,紧张劳累一天的海子照例起床洗漱,好去上班挑砖。却不小心摔了一跤。爬起来后发现双手、双腿有些颤抖了。海子心里想,是不是昨天挑砖上楼多挑了一些、挑急了一些、猛一些呢?休息两天不就好了吗?可休息了几天,非但没有好一些,反而有更厉害的趋势。于是赶紧上医院诊断,大夫说是帕金森综合症,老毛、老邓都得过这种病。
     
       “ 我得的是伟人一样的病”,见到熟人,海子还开玩笑地说。由于走路不稳、好栽跤,加之女人也不愿细心照顾,结果海子浑身栽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累累哟。四肢不由自主的颤抖,有时还有些麻木,走路弓腰前倾,老是像双脚被拌着似的,整个身子栽下去,就像小鸡啄食一样。可能是模样太不雅了,连刚刚上小学的孙子都说”爷爷样子真难看!” “人老了、病了,都不喜欢了哟”母亲十分感概道。
      
       一天早上,小孙子来喊爷爷却发现爷爷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急唤奶奶来看,发现海子身体早已僵硬......原来是夜里想爬起来解手,摔倒时头先着的地。
   
      “要是女人细心伺候,能多活几年,妻贤一半福哟。”母亲十分惋惜地说。“不是说女人好漂亮吗?”我接了一句。母亲呵呵笑了:“年轻时只知道喜欢漂亮的,年老了就知道还是贤惠的好哟。”20150905






一.jpg 二.jpg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8章:听母亲讲“一犟”
      
       “一犟”是和母亲同村的村民,但不属于一个生产队,他属于二队,母亲属于三队(一个行政村共由四个生产队组成)。母亲说:“‘一犟’人也不错,脑子还活,能说会道,人也不懒,就是有些自以为是,做事轻易听不进别人的劝告,即使是自己明显不对,也不会去改,是典型一根筋通到底的那种人,所以被大家称为‘一犟’。去年突然死在了家中,两天后才被他的好友‘二犟’发现的。”
      
          在我们孩子眼中,“一犟”是挺聪明、会办事的人,有一年长江发大水,形势吃紧,眼看着就要溃坝倒堤。人们都心急如焚、惶惶不可终日而又无计可施。他却偷偷地买回一圈铁丝随时准备把檩条、家具捆好、绑好,拴在自己屋后的几颗大树上,以防被大水冲走。他把这个好主意讲了出来,就在其他村民也准备仿效时,被村干部发现了,以蛊惑人心罪要抓他。“一犟”听到了风声,感觉不对就连夜出逃。好在大水很快退了下去,一切都完好无损,平安无事。“一犟”也平安回来了。可能只是虚惊一场,没有受灾、受损,村干部也没有难为他。
      
         大凡脾气很犟的人,一般都有点能耐,比如“一犟”、“二犟”他们,大小事几乎不求人,都是亲力亲为,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双腿,凭自己的能力想办法完成。不偷懒装奸,又好实话实话。可能是一根筋到底,往往吃亏不讨好,害人害己,好连累自己的亲人。
     
          “一犟”年轻的时候,身强力壮又不懒,啥事、啥活都能拿下,也要求女人跟他一样。可女人毕竟是女人,最起码在体力上就难以和男人匹敌。但能干的“一犟”却不管这些,总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嫌自己的女人偷懒、这不行、那不行,结果二人经常发生口角,“一犟”又借酒疯好打女人,一气之下女人离家出走,从此不知下落。
      
      还好,三个孩子都被能干的“一犟”给带大了,而且也都成了家,只是明显偏袒老大。有好心的邻居在背地里友善的提醒他最好三个儿子公平对待,以防将来老人了、不能动了不好办。但他不以为然,还公开的说“我就是偏袒老大,也没事的。”一犟过高了估计了自己的能耐。当你还能干的时候或许还不觉得,一旦不能干、靠孩子供养了,情况可能就急转其下。或许自己的儿子们没有啥,但媳妇们可能就不一样了。果然步入老年的“一犟”要求三个孩子养老时,二媳妇、三媳妇就不同意了:“你不是偏老大吗,就让老大养你。”可大媳妇说:”都是儿子,都得养,你们不养,我也不养。“
      
     就这样步入老年的“一犟”一下子陷入了有儿子无人养的尴尬境地。但“一犟”毕竟是“一犟”,也显示出了一辈子不求人的高保真的坚强个性来。一不做二不休把三个孩子告上了法庭,成为本村首个老子告儿子不养老的民事案件,还声称要脱离父子关系呢。
     
      儿子们觉得老人过的太过分了,媳妇们更是不用说了。经过法庭这么一闹,自然轰动了五村五岭(共五个村构成一个小乡),都知道了他们三个儿子是个不孝敬老人的人。虽然被迫缴纳养老金,但孩子们跟老人一刀两断,不再来往。“一犟”就成了地道的儿孙满堂的孤家寡人和孤老寡人。但性情倔强的“一犟”并不太在乎这些,时不时地和他的好友“二犟”一起到牌子场娱乐一把,也算潇洒走一回哟。
     
        有 一天,“二犟”照例来吆喊“一犟”去牌子场打牌,见大门没开,喊了两声也没人应,就自己走了。第二天,二犟又来喊,还是大门没开、也没人应。二犟有些纳闷,但也没往多处想,还是自个走了。第三天,二犟又过来喊,感觉情况不妙,一问邻居也说,三天都没见开门和声响了。“二犟”破门而入,发现“一犟”半躺着床上,早已归西了。
   
        “人啦,不能太极端了。好好的一个女人,硬是被他打跑,跟几个孩子媳妇也处不好关系,死了几天都无人知晓哟”母亲十分感概地说。我说:“能做事、会做事是好,但关键还是不要太偏心,要讲公道和公平,对吧。”  “那当然、那当然......”  母亲连连称道。   20150906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4-14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9章:听母亲说强子
      
       强子两口子和父母都是同一个生产队的社员,又都是同年纪的人,算是发小。强子本人和父亲还是儿时的好玩伴,一起上学读书。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因为多次冒犯老师被学校开除,强子和其他两个小伙伴因为失去了主心骨也就自动辍学。同样是混到小学三年级,父亲却能识字看书、看地图,还能看懂列车时刻表而走南闯北、易于反掌。但父亲的几个小伙伴包括强子在内却几近文盲。
      
      母亲说:“强子这人还好,没有害人之心,做事干活也挺踏实的。他家的女人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又勤快,曾是生产队里妇女中能挣甲等工分的四大干活能手之一。就是太强势了,嘴又会说,大事小事、公家的事、私人的事都是她当家。”
      父亲卸任生产队队长后,强子接替上任当队长。近乎文盲的强子办事还能往公道上想,但往往受女人的影响大,结果女人成了事实上的、现代版的垂帘听政。母亲说:“有一年,家里房子漏雨厉害,要捡屋换瓦,我去跟强子队长请假。哪知强子还没开口说话,他的女人就直接说不批。”母亲自然不服说:“这是你男人的事,不是你女人的事!”母亲这话一出,似乎冒犯了这位在家垂帘听政的权威,竟出口不逊骂母亲是“恶霸的子女”(外公解放初被错杀,另有专文介绍)。这是母亲最不能容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母亲上前就和她扭打起来。正所谓身强力不亏,队长女人明显处于下风,强子见势不对就赶忙拉开了自己的女人说:“我的事你少管,不就行了吗?”
      
        母亲现在说起来仍有些兴奋。“人啦,都有些欺软怕硬“母亲继续对我说 ,“你小舅两口子老实本分,又胆小,生产队分谷时,都分好谷,轮到你小舅了,她却要你小舅娘装秕谷。我看不过,就和她吵起来。她妹妹也来帮忙,以为姊妹俩能打赢我一个人。结果我把她们两个人往池塘边拽,还说要到长江边打。”强子怕事情闹大,一面拉开她们一面批评自己的女人说:“公家的事,你们女人不要管。”
     
          “现在还记仇吗?”我笑问母亲。母亲呵呵一笑说:“他两口子都不在了,还记什么仇,早就不记仇了哟。”于是母亲说起了强人一家人的点点滴滴。
      
       由于长江老是有洪水威胁,强人一家人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也随移民大军一道,搬到了菜农(武汉郊区种菜)。四个孩子也都跟随、都以种菜为生。两老也勤快,与儿子、媳妇们相处也相安无事。只是人老了,免不了会得这样那样的病。强子女人很不幸得了老年痴呆症,需要寸步不离的照顾。强子本想搬回农村来住的,好专心伺候老伴,但他本人不识字,不会存钱取钱,儿子们都不放心,所以只得还是和孩子们住近一些为好。强子还把多年积攒的四万元钱平均分给了四个儿子。
  
       没过两年,强子自己得了高血压,要儿子们兑钱看病,但媳妇们却不太愿意,老人只得小心的撑着。可再小心总有不慎的时候。终于在一次扶老伴解手的途中摔了一跤。虽然没有致命,但也受伤不轻,自个照顾自个都很困难了,更不用照顾老伴了。尽管儿子媳妇们离的不远,但他们平时都忙于生计,哪有时间来照顾二老呢?赶上卖菜高峰期,连做饭、送饭的时间都没有了。脑子还能正常思维、曾经当过队长的强子思前考后,已经七十多了,活着也是意义不大了,死也死得了。于是强子在无人照料中,拒绝吃药、打针,很快就不治而亡。就在男人归西后第十天,曾经干活的能手、一度对生产队的大小事垂帘听政的女强人,在老年痴呆症的折磨下,失去男人照顾后也随之驾鹤西去。
      
       说到这里,母亲有些唏嘘难过,却又很无奈。事实就是这样,这就是原生态的普通农民们的真实生活。坐在堂屋大吊扇下和父母聊天叙话,偏头就能看到二、三十年前由强子亲手盖的三间大瓦房,仍较好的保持着当初的光彩,只是房子已经换了主人。
   
         “又是一对老人走了......”母亲感慨道。“您要好好活着,真不能动了,我回来伺候您。”“我相信、我相信。但真的不能动了,怕是连累了你们哟。久病床前无孝子......”或许母亲看到太多老人悲惨、凄惨的离世,才有了自己固定的想法。我笑着对母亲说:“您老人家六个儿子,一个儿子照看两个月,不就解决了吗?”母亲似有释然的笑了。20150907

292

主题

1382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06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和悠悠 于 2016-4-19 20:25 编辑

                                       第20章:听母亲讲王大嫂
      
       王大嫂也是和母亲一个生产队,刚刚分单干时,还特地选择了和我家承包地毗邻的地方作为她家的承包地。其男人是一个言语不多、语速较慢、甚至有些慢慢吞吞讲话的人,即使是怒火中烧说话仍然感觉很温柔。但他却是会拎瓦刀会砌墙做屋的小包工头。记得我家20多年前的旧房子就是他主刀盖的,大门上、屋檐下镶嵌着三个交叉的等圆,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只是一直没有明白其中的缘由和含义。后来四弟拆了旧房又在原址上盖起了楼房,旧房的一切就成了日渐模糊的记忆了。这位口碑不错的王师傅在盖好俺家旧房子不久,就得了不治之症的肝癌,为了不连累家人,一天夜里偷偷吊死在自家屋后的一颗大树上。好在那时他们的孩子也都长大成家了。
      
        王大嫂虽然一个人过日子,但身体一向尚好,仅有的一点余力也都毫无保留、无偿献给了孩子们。有一年我回家,还见过她在长江大堤的斜坡上放牛呢。她见到我竟认出了我笑说:“在外面读书的人回来了”。“您老身体好、身体好”我也笑答道。这次回家与父母聊天叙话,母亲说:“王大嫂去年死了,是被她二儿子给饿死的。”我有些震惊,连忙问其故。
      
         王大嫂有三儿一女,一度都不在身边,小儿在外地工作,其他几个孩子都搬到菜农去了(武汉郊区种菜卖)。王师傅亲手盖好的老屋一直由王大嫂住着。后来二儿子又从菜农搬回来了,并在老屋前面盖起了楼房。
      
          老人依旧住在老房子里。平时老人身体好、闲不住,不是去捡拾地里遗漏的粮食就是扛着一把小锄头到处开荒种点玉米、芝麻、豆子什么的,生活基本上能自食其力。可这样自由自在、有条不紊的小日子生活却在不经意间突然改变了。老人不幸中风了,一下子变得半身不遂。但几个孩子中没有一个主张兑点钱给老人看病,老人也只能顽强的自我康复锻炼,经常倚物蹒跚移动。
        
       可不幸再次降临到老人头上——再次中风。 第二次的中风彻底的击垮了老人,除了嘴还能动、双手还能动 一点外,全身瘫痪,只能躺在床上熬度余生了。
      
        母亲说:“一次王大嫂想从床上一头爬到离窗户近的一头,只希望晒一晒阳光,获取一点点阳光带来的温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很好完成。恰恰被走街串巷卖豆腐的远房亲戚给看见了,就给了两块豆腐吃。”母亲形容王大嫂吃豆腐的样子,说是像饿牢中放出来的,见到能吃的,双手抓,大口大口的吞,就像猪吃食那样......我说:“怎么饿的那么很呀,饿了,不知道喊儿子弄点吃的吗?”我甚至有些不相信。
      
        母亲说:“她二儿子脾气倔强、心肠狠,早就不耐烦了,包不得老娘快点死。还不如他的媳妇呢,他媳妇有时还想起老人,想给老人一点吃的,但媳妇不当家,还得请示男人,没有男人的同意,也不敢私自行动。”母亲说起老人的后期日子,简直骇人听闻、瞠目结舌、让人震惊。
      
       由于老人长时间不能动,吃喝拉撒睡全在床上,儿子媳妇又没有及时清理和清洗,结果弄的整个床上、被子上、屋子里臭气熏天。加之老人长期躺卧,身上多处溃烂,样子可谓惨不忍睹。但老人脑子却不很糊涂,看到对自己日渐不孝的儿子由开始的抱怨不满到呵斥、再到谩骂。不想这个二儿子竟和老娘对骂起来。儿子骂老娘“怎么还不快点死”,老娘回敬儿子“就是不死,偏偏要活着”。就在这种生与死的拉锯战上,老人竟奇迹般撑了几个月。
      
       为了不让左邻右舍偶尔来看老人,也不让亲戚们来看老人,也是有效让不知情的陌生人远离这个特别之地,以免不经意间看看到了让人惨不忍睹的一面,二儿子竟把老人的屎尿栏在门口......
      
        就在一次老人与儿子的对骂声过后,大约沉寂一周的样子,终于传出了老人归西的消息。“真狠心啦,硬是把老娘活活饿死!”母亲只要说起仍然难以平复心中的愤怒与不平。“那其他几个孩子就不问吗?”我问母亲。“他们都隔的远,不在身边,一年都回不一回。老人也不愿意离开故土老屋,再说这二儿子蛮不讲理,心狠手辣,连自己的父亲都敢打,兄弟们都惧怕他,兑点养老费就不问了。”母亲继续解释说。“不是说养儿防老吗?”我又插上一句。“养了个这样的儿子就变成了养儿害老了哟”母亲喟叹道。20150908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