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阜阳新闻网

搜索

阜阳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85|回复: 5

[原创文学] 顺昌破敌录 1

[复制链接]

28

主题

57

帖子

278

积分

助理记者

Rank: 4

积分
278
发表于 2017-5-24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顺昌破敌


将军节制趋东京  正值北军初败盟


妖风半道拔主帐  投箸急起驱兼程

铁浮屠来骤如雨  一军仓惶夜又舞

欲行一步辜国恩  女儿磨刀男负土

云愁天黑雷电惊  一百小儿吹叫声

白袍太子齿欲裂  索靴上马来踢城

长虹五道饮河下  肉山自未填旷野

平时人欺八字军  今日乃破拐子马

危城决捷百出奇  姓名奚止惊儿啼

不叫长驱得留镇  边马谁敢窃淮西

拓皋瓜步站未已  力疾犹闻拍刀起

中兴宿将更何人  起尽都亭看北使

悲风萧萧颍水湄  魂来战处神鸦随

  莫伤老去壮心负  鄂国英雄更可悲



一    你懂的
梅花坞,坐落在西子湖畔狮峰山下。

  南宋绍兴八年,梅花坞李村搬来了一户人家。随着这户人家的到来,村里渐渐也热闹起来,这户人家的房子如果在临安府可能不算气派,但在这里就是鹤立鸡群。一连三进的大院子,门口还有拴马桩,上马石,时常还有军人来往,那是相当的拉风。李村世代居住的人家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里正、乡保, 有认识字的,只见大门上三个遒劲的大字:太尉府。

  李村的里正叫李连升,全村只有他隐约知道,太尉府里的太尉大人姓刘,可他一次机会 也没有和太尉大人面对面过。有时让他通知全村父老乡亲个事情,最多和太尉府的管家见过面。几年来最让李连升感到欣慰的是,太尉府那么大的官,从来没有仗势让家人肆意欺负过村里任何一个人。反而每到逢年过节,太尉府里都会捐出一笔钱,济困那些村里困难的佃户。李连升本来没有奢求这些,只想能不给村里带来伤害那就谢天谢地。

  自从金人南下以来,兵荒马乱的,虽说没有打到眉坞,听钱塘江边的人说,金人所过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最近李连升听乡保说,这个刘太尉,打金人有一定的本领,现在还带好几万的兵呢!李连升回到家后琢磨,看起来这个刘大人是个好人,这回李村有救了,就是金人打到了眉坞,也不怕了。寻思眼看就过年了,等来年开了春,一定要弄最好的雨前茶送给刘太尉,谢谢人家!

  李连升正在家琢磨 着怎么去感谢刘太尉呢, 这时的刘太尉正坐在书房里里和一位年纪相仿的中年人在交谈着,外面管家刘青亲自站在门外看门,周边还有四个家丁逡巡,一旦有可疑人物靠近,格杀勿论。这些都是老爷亲自吩咐的。刘青打小就跟着老爷从甘肃出来,无论是在朝堂为官,还是在外统兵打仗,老爷的衣食住行都是有他负责 。过去老爷不知会过多少达官显贵一方诸侯,都没有让自己这样亲自守门,还要家丁巡护,心里就知道老爷肯定在商谈重要事情。不由己打起十二分精神,又似不经意地在书房门口来回走动。

  绍兴九年的腊月,临安府虽然在江南,但好像比往年都冷一些。门口走动的刘青虽说穿的比较厚实,两手也拢在袖筒里,但还是挡不住寒冷,不时抽出两只手互相搓弄几下,扶一下狐皮帽子再捂一会耳朵。即使再冷,他知道这个时候也是不能到屋里烤火取暖的。

  书房门被厚厚的棉布帘挡着,外面的冷风进不去,里面烧着旺旺的炭盆,炭火上吊着一个水壶,里面的水在滋滋的朝外喷着热气,俩人一边烤着火一边说着话。

  "王大人,这大冷的天,您亲自到寒舍来,折煞鄙人了,有什么吩咐我直接到您府上听命就行了!”刘太尉道。

  “信叔,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能折腾起的。如果让你到我家去,恐多不便,人多眼杂啊!还是你有远见,不在临安府里置办产业,这里山清水秀,多好!”王庶道。

  “王大人,您就不要说笑我了,我这不是没有多少银两,在城里置办不起吗,哪里是有远见!来来来,这是用虎跑泉的水泡的龙井茶,您老是此道高手,品品正不正宗。”刘太尉道。

  王庶端起盖盅,轻轻地呷了一口,道“信叔,茶是好茶啊!就不知道这样的好茶还能喝多久?”

  刘信叔刚刚端起茶盅,听完这句话,不由迟疑了一下,道:“王大人,好像话里有话啊!哈哈哈,绿蚁新浮酒,红泥小火炉。我们以茶代酒驱驱寒吧!”

  王庶看刘信叔顾左右而言他,又对自己的判断重新审视了一下。难道自己判断错了?还是有什么顾虑?自己的一个投石问路好像砸在了一。堆棉花上,看不出他的一丝意向。“哈哈,信叔多心了,老夫只是发了个感概而已!”王庶道。

  “王大人今天来寒舍就是仅仅是为了发个感概而来?”刘信叔道。

  “信叔,实不相瞒,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今天来确实是有大事与你相商。”王庶道。

  其实刘信叔也知道王庶今天来的目的。作为一个兵部尚书兼枢密院副使不会无事到他家闲拉呱的。肯定有什么事情想说,不知道是他本人的意思还是带有他人的意思,如果是他人的意思,只有两个人可以令动这个王大人,会是谁呢?在不敢确定的情况下,他也不敢随意表露自己的心迹。

  “王大人能重返朝堂是今上的恩赐,也是国家的幸事。王师北定中原指日可待了!”刘信叔道。

  “信叔,我只是耍耍嘴皮而已,手里没有一兵一卒,北定中原还是要靠你们啊!记得今年初春,我去巡防九边,岳元帅力陈要北伐,回来后我也向今上汇报,可结果呢!还不是泥牛入海,杳无音讯。”王庶道。

  “王大人,当年您也是叱诧疆场,我们这些后进还是需要您的提携。”刘信叔还是摸不清他的意思,不敢顺着他的话说,否则会引来有杀身之祸的。“只要有用得着信叔的地方,我会粉身碎骨报答今上。”

  “有了信叔这句话,老夫就放心多了。今虽与北方签订合约,从表面看一片祥和,但我总感觉下面是暗流涌动,不知道他们哪天撕毁合约重启战端,现在只是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而已,一但兵马就绪,粮草充盈,大战就会一触而发。但愿老夫的猜测是错的,怕就怕老夫的猜测是对的,那样苦的还是老百姓啊!“王庶道。

  ”大人,难得你有一颗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菩萨心,不知大人今天来有何教导信叔的,若有请直言,我当谨遵!"刘信叔道。

  “不知信叔是否放眼朝堂上下,而今奸人当道,蒙蔽今上,一副媚颜嘴脸,唯金人喜好尔,视百姓为草济。朝堂之上结党营私沆瀣一气,一旦兀术来犯,难道还像过去那样,退守海上!”王庶道。

  “大人慎言,大人慎言!何苦要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刘信叔赶忙制止道。

  王庶听到刘信叔的阻止后,知道自己赌对了,如果不剖以心扉,怎么也得不到他的信服。王庶对刘锜刘信叔的信任,不是心血来潮,是经过多方考察后才敢和他说这些话的。刘锜忠良之后,经过多次对金人作战都是积极主动,无论是过去富平之战,还是后来和尚原之战,都是可圈可点,没有媚金畏金,昂昂乎伟丈夫也!

  “信叔,有你这个态度,我冒着杀头的危险,没有白来。”王庶道。

  “大人言重了,信叔何德何能让您老看得起,我不过一介武夫,只知道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起黎民,无愧家规,无愧我心。”刘锜道。

  “信叔,在这次的议和中你没有上疏是赞成还是反对,有人认为你是和稀泥,也 有人说你是墙头草,但我隐隐感觉你有你的主意,就是过去持逃跑主义的杨沂中,张浚之流也上疏反对议和,你能说说你的意思吗?”王庶道。

  “大人,说句不该说的话,我们做臣子的不该揣摩圣意,但你发现没有,就是那个臭名昭着的王伯彦,今上都能容忍,又何况他人乎?”刘锜说完又夹了两块碳放到火炉中,“大人,你还记得左相赵鼎赵大人、参知政事刘大忠刘大人是怎么离职的吧!他们如今又在何处?或许有人看不起刘某人,说我媚上。若果有一天用到我的时候,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大,还是我手下儿郎团结起来的力量大?”

  王庶听完后,禁不住深深地思考起来。过了好长时间好像明白过来,拱了拱手道:“信叔的深意,老夫懂了!今天不虚此行!”顿了顿又道,“其实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想征询信叔一个事情,议和既成事实,现东京留守孟庾上疏兵部要一个副留守去维持地方治安,昨天刚刚行文到兵部,秦相和我商量,他属意丁祀,不知信叔以为何?”

  刘锜听后,想:昨天刚刚行文到兵部,眼看就过年了,今天就来找他,莫非王庶想让自己去做这个副留守?忽然又听到秦桧想让丁祀去,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抓住。在那里思考着。王庶看刘锜像是在琢磨什么,端起茶盅慢慢的品起茶来,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有这样才能摸透刘锜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大概过了盏茶功夫,刘锜抬起头看着王庶道:“不知大人可有合适人选?“

  王庶听完刘锜这句话,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等了半天等来的就是这句话。心里禁不住蹦出一句话:玩人,不带这样玩人的!

  本来王庶是想让刘锜自己站出来说,结果皮球又踢回来了。只好说道:”自从议和后,金人把陕西、河南归还我朝,陕西有张浚防守,西京有岳飞驻防,如果东京有一支得力军队,和岳飞互为犄角,那么金人很难打破防线,又有淮河、长江天堑,不说固若金汤,至少也可保我朝不会再出现建炎三年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刘锜听后,禁不住对王庶另眼相看,虽没有诸葛武侯未出茅庐三定天下的预判,最起码这样的设想,目前是最好的防御,一旦时机成熟,说不定可以直捣黄龙北定中原。

  ”大人高见啊!若我朝都像大人这样,何惧胡虏犯我中华!“刘锜禁不住肃然起敬。

  ”信叔,就不要给老夫戴高帽了,驻防九边还是需要你们这样的将门虎子啊!你看————“王庶道。

  刘锜听王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能再装糊涂了,另外哪个热血儿郎不想在沙场为国杀敌,道:”大人的意思,信叔明白,只要今上恩准我去,某人责无旁贷,以贱躯堵胡虏。“

  ”明天秦相会在朝堂之上,把这事禀报皇上,到时,我会据理力争,让信叔带兵驻守东京,一旦成行,就拜托你了!“王庶道。

  ”大人操心了,一旦成行,信叔绝不让大人失望。“刘锜道。

  "到时我会联络其他人,陈述利弊,即使拼了我不做官回家种地,也要给国家一个安稳的局面,给百姓一个安居的日子!“王庶道。

  刘锜看了看王庶,欲言又止的样子,王庶知道他有话说,道:”信叔,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有什么顾虑不能说的?“

  刘锜道:”大人,我不是有顾虑不能说,如果明天朝堂之上为了东京副留守人选,引起了争执,还请大人不要以进攻金人赢回先圣为理由,只可以防御金人侵入为借口。最终裁定还是今上,你懂的!“

  王庶道:”还是信叔考虑周全!“

  刘锜道:”不考虑周全不行啊!说不好听的,我们都是在刀尖上生活。不知大人还记得否,建炎三年金人南犯,今上从扬州行在一路避让,无论到任何地方,兀术都能很快地知道,为什么到了海上,他却失去了踪迹,再也找不到今上?“

  王庶道:”信叔的意思是说,我们朝堂之上有金人的细作?如果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刘锜道:”我也只是猜测,还在求证。大人,你说谁和金人有过长期接触,而又毛发无损地回来?“

  王庶道:”啊!信叔难道怀疑是他,如果是这样,国家危矣!“

  刘锜道:”有了大人前番话语,我才敢把我心中的疑问说出来,实不相瞒我已经派人打入金人内部,在查证此事。此事只有你知我知,还望大人谨守秘密,切记切记!“

  俩人就明天朝堂之上可能发生的事情,预演了一遍,天已黑了,刘锜也没有挽留王庶吃饭,从后门偷偷地把他送走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值 +20 兑换券 +20 收起 理由
我爱斑斑 + 20 + 20 颍淮论坛欢迎您!握手。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36

帖子

389

积分

助理记者

Rank: 4

积分
389
发表于 2017-5-25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还有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57

帖子

278

积分

助理记者

Rank: 4

积分
278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我逐步发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57

帖子

278

积分

助理记者

Rank: 4

积分
278
 楼主| 发表于 2017-5-25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一个长篇连载。故事发生在南宋绍兴九年冬月,到绍兴十年夏月。刘锜留守东京(今开封),行军到顺昌(今安徽阜阳),金国撕毁合议,兀术带兵南侵。刘锜于是在顺昌驻军与金兵交战,发生了历史上著名的顺昌保卫战。李兴武先生曾作《刘锜与顺昌保卫战》一书,他是从严肃角度诠释了这段历史,我是用故事架构角度述说了这段历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72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33

QQ绑定热心会员

QQ
发表于 2017-5-30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壮志饥餐胡虏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721

帖子

1万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33

QQ绑定热心会员

QQ
发表于 2017-5-30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笑谈渴饮匈奴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阜阳新闻网  

客服QQ: 87818751 阜阳新闻网客服 电话:0558-2191186 邮箱:fyrbxmt@163.com

颍淮论坛 © 2002-2012 bbs.fynews.net ICP: 皖B2-20110016号  皖网宣备110002号

阜阳日报社主办 法律顾问:阜阳民扬律师事务所 于孝兵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